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今日热点 正文

高仿出租车被扣 车主将孩子扔向执法队员

字号: 2016-07-25 10:46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蹲点期间记者发现,治理非法营运,执法部门下了大力气,但在治理过程中,执法难、执行难已成为“拦路虎”。

高仿出租车被扣 车主将孩子扔向执法队员

这辆高仿出租车,你能看出它“假”在哪儿吗?(资料图)

执法支队供图

河南商报记者陈诗昂

作为执法部门,执法难是个问题,执行难显然又是一个问题。

一起新近发生的、证据确凿的、却拖了54天仍未执行处理完毕的案件,足以说明一切。

蹲点人:陈诗昂

蹲点单位:郑州市交通委执法支队

蹲点职务:支队长助理

【蹲点感受】

治理非法营运

执法难、执行难

5月23日起,河南商报记者蹲点郑州市交通委执法支队。

蹲点期间记者发现,治理非法营运,执法部门下了大力气,但在治理过程中,执法难、执行难已成为“拦路虎”。

据执法支队七大队大队长郭学年讲述,在对火车站地区机动三轮车、摩的集中查处的那段时间,大队办公室内堵的全是人,“要跳楼的、脱衣服躺地上的都有。”

在记者蹲点期间,一位副大队长就因执法时被撞伤而休假治疗。不配合甚至咬伤、撞伤执法队员,事后大闹大队办公室的人并不鲜见。

多名执法队员告诉记者,除了不配合,让他们最不踏实的是,曾经接到过恐吓短信和电话,甚至被跟踪。

第一幕

非法营运被扣车

车主将孩子扔向执法队员

5月11日,郑州市正式开展了打击非法营运车辆集中行动。6月1日,公安部门向执法支队七大队移交了一辆“残疾人出租车”。所谓“残疾人出租车”,即涂装与正规出租车极为相似的车辆,多由残疾人驾驶,从事非法营运。

办完移交手续后,七大队依法向车主沈勇(化名)开具交通运输行政强制措施决定书,要求其在15日内到指定地点接受处理。

但在6月2日~6日,沈勇连续5次带妻子、两个孩子到七大队处理室,要求无条件放行暂扣车辆。工作人员手机拍摄的视频显示,“谁扣我的车,一命抵三命;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等车主的话语清晰可辨,而且夹杂着对执法人员的辱骂、威胁、恐吓。

七大队副大队长权建波说,辱骂工作人员、阻拦外出执行公务就罢了,沈勇竟然突然将孩子扔向执法人员。“如果没接住,你想想咋办?”

第二幕

车主干扰正常办公

工作人员被咬伤

不仅是大队的工作受影响,作为郑州市交通执法中枢的郑州市交通委执法支队,在6月21日、6月22日、7月7日、7月8日,因为此事正常办公被迫中止。

6月17日开始,沈勇等人将目标转移到七大队上级机关执法支队。

执法支队的视频资料显示,6月20日、21日、22日,静坐、占据办公区域、谩骂、高声喧哗、烧水做饭、大声播放戏曲是沈勇等人每天在执法支队的日常活动。

在种种干扰之下,“执法支队的正常工作已全部陷入停顿状态,其他前来办事的群众也受影响”。

7月7日,事件升级,沈勇同行妇女小孩在机关大门口通道铺上席子、被子并排席地而坐,阻拦工作人员进出和正常办公。在劝离过程中,一位试图进办公室拿资料的女职工被绊倒,其他两名工作人员被咬伤。最后,执法支队报警,现场人员被带到派出所。

第三幕

证据扎实、确凿

但54天过去,就是处理不了

据介绍,沈勇的车是高仿出租车。从执法部门提供的信息看,该车前挡风玻璃处有空车灯。多张抓拍图片显示,车辆有载客行为。

据统计,仅2月28日至6月1日,沈勇的“出租车”就被郑州火车站东、西广场设备拍到633次。执法支队方面透露,对于沈勇的非法营运事实,他们有扎实、确凿的证据。

7月8日公安部门介入后,虽然沈勇等人没有再去交通执法部门“说事”,但事情一直僵持,到昨日发稿时,已经过去54天。

【执法观后感】

查处非法营运

他们需要更多支援

对于自己的遭遇,郑州市交通委执法支队在对上级部门报告中说:

“随着集中查处工作的推进,尤其是在依法查扣非法营运车辆和处理违法案件阶段,一些非法营运车主采取集中闹访、缠访的形式,强行占据执法机构办公场所,静坐示威、高声喧哗、随地大小便、公然肆意破坏公共财产,甚至出现咬伤工作人员的恶劣行为……”

这些话语,透出的是执法支队的无奈和无力。显然,集中行动中,他们需要得到更多支援。

  • Tags:车主 出租车 执法 队员 孩子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