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俚无锡 无锡MM 江南拍客 无锡宝贝 教育升学 小记者 娱乐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今日热点 正文

房东和租客签赠房养老协议 13年来双方相处融洽成了一家人

字号: 2016-10-09 10:50 来源:都市快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一份遗赠扶养协议将他们变成了一家人:由租客负责给房东养老送终,房东去世后遗产由租客继承。这份协议一签就是13年,朝夕相处下,他们早已胜似亲生父子,无关乎金钱。

房客俞高生

新盖的房子

赠房养老协议

租客悉心照料花光积蓄为房东治病

房东幸福度过晚年享年90岁

他是房东,嘉兴人,老来无依;

他是租客,安徽人,幼时丧父。

一份遗赠扶养协议将他们变成了一家人:由租客负责给房东养老送终,房东去世后遗产由租客继承。

这份协议一签就是13年,朝夕相处下,他们早已胜似亲生父子,无关乎金钱。

如今,房东孟兔子已经去世,享年90岁。13年来,租客俞高生为了完成老孟住楼房的心愿,为了替他治疗癌症,花光了积蓄。 记者 甘凌峰

安徽小夫妻在嘉兴租房办小作坊

嘉兴市秀洲区王江泾镇市泾村是个有名的“纺织村”,全村农户收入以纺织业为主。俞高生因织布和老孟结的缘。

昨天的谈话中,俞高生每次提到老孟,都很自然地说“我爸”。在老孟身上,他尽了一个当儿子的孝道。

俞高生今年48岁,这些年他过得蛮不容易的。“小时候父母老是生病,30多岁就先后去世了。那时我才十几岁,因为是家里的老大,还要负起当父母的责任,带弟弟妹妹。父母没有留下什么遗产,反而欠了很多钱。”

年龄太小,打不了工,俞师傅就带着弟弟妹妹要饭。“等长大了,我就不要饭了,靠自己的力气挣钱。”20多年前,俞师傅第一次离开安徽老家,来到嘉兴打工。“织了几年的布,我回家讨了个老婆。等再出来,我的理想就是当个小老板了。”

在市泾村,俞高生和弟弟妹妹一起花2800元买了两台二手织布机,租了老孟的一间房,办起小作坊。一开始由弟弟管,后来弟弟挣了钱回安徽老家买厂房发展去了,他接管了这里的生意。

2000年,他带着老婆孩子,正式租住在老孟家。

房东房客签“养老协议”

“那年我小女儿4岁,刚刚会跑会跳,我爸(老孟)总喜欢粘着她玩。”俞高生回忆说。

当时老孟74岁,老伴早就去世了,虽然有一个女儿,但平时来往不多。“他女儿出嫁后身体很不好,经常住院,老公也生病,还要带两个孩子。”市泾村党支部张副书记说,老孟的女儿并非不孝敬,而是自顾不暇。

孤苦无依的老孟看到俞高生一家感觉特别亲切。后来,俞高生的生意做大,他雇了十几个工人,除了老孟睡觉的地方外,他几乎租下了老孟的整幢房子。虽然是房东和租客的关系,两人却从来没有因为钱的事脸红过。时间一长,关系越走越近。

转眼,俞高生在老孟家住了3年。老孟已经77岁了,不仅牙齿掉光了,手脚也越来越不灵便。

俞高生吃苦耐劳和为人,老孟都看在眼里,他突然有了个想法。

“有一天,他说要认我做干儿子,我给他养老,以后房子给我。”俞高生说,他一听就答应下来了,“不是因为房子,而是本身有感情了。我爸妈老早死掉了,我想有个爸爸。我们夫妻俩干活忙,有个人看看门,孩子放学回家也高兴。”

2003年,在村主任的提议下,他们到律师事务所签了合同,走个法律程序。在这份名为“遗赠扶养协议书”里,约定由俞高生照顾老孟的衣食住行,以及承担他将来的医疗、丧葬费用。老孟去世后,房子等遗产赠送给俞高生。

老孟的房子是4间破旧平房,共87.3平方米,1987年前盖的,并不是很值钱。

13年像亲儿子一样尽孝

两家人成了一家人,房东房客的生活都变了。

以前老孟一个人烧饭,电饭煲里煮煮就吃一天;后来,每天早上老孟去买菜,中午俞高生回来烧好,让老孟先吃,他们夫妻俩都忙好后再吃。

老孟没有牙齿,最爱吃的一道菜是煮油豆腐。“把油豆腐、鱼和肉煮一起,煮得烂烂的,他吃得高兴。”俞高生说,他们家买鱼都挑大的,肉多,骨头少。

有时候村干部去他们家,给老孟发三五百元的补贴。看到俞高生对老孟细致的照顾,也是很有感触。“他人勤快,对老头真的很好。”张副书记说。

老孟很随性,平时有空就去茶馆打麻将,喝喝老酒、抽抽烟,俞高生忙的时候,老人就在家里帮忙看小孩,烧烧饭。俞高生说,“小女儿小的时候,是我爸帮忙带的。”

前些年,市泾村家家户户盖起了新房,周围的地基高了,老孟的老房子成了低洼点。老孟就老是念叨,房间里太潮了,他都80岁了,要是能住上新房,也划算了。

当时俞高生夫妇存了点钱。“他想住高点,做儿子应该尽量满足他,帮他实现这个愿望。”2007年,俞师傅咬牙盖起了2层6间的新楼房。

织布的生意难做了,他把一楼改成了煤球加工厂,二楼住人,俞高生夫妇一间,两个女儿一间,老孟一间。

怕老人热,他在楼顶种起了水稻、莲藕,养小龙虾。除了自己吃,还能送邻居。

花光积蓄为老人治病

俞高生说,他有个遗憾,自己父母早亡,没有机会尽孝。“所以我存了点钱,要好好照顾我爸,让他活到100岁。”

但2013年下半年,原本一点毛病没有的老孟突然一阵阵疼痛。“我带他到嘉兴、江苏等地的医院里,到处看病、吃药,都没用。”直到半年后,老孟被确诊肝癌晚期。

俞高生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孟。“他会哭的,我不想让他伤心。”俞高生说。

他一个人带着老孟继续求医问药,花光了积蓄。“那两年特别不容易。我两个女儿先后高考,因为户籍在安徽,所以只能回老家考,我老婆就租房子陪在旁边,剩下我一个人既要照顾生意,又得给我爸看病。”

张副书记说,俞高生曾多次找她开证明,给老孟买止痛药。

去年年底,医生说老孟已经不行了,让俞高生带他回家。这时俞高生才把实情告诉他,久治不愈的老孟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老孟在家里过完了最后一个春节,享年90岁。今年年初,他在临终前拉着俞高生的手说,“我走了,你不要难过,也不要再花钱请医生。你对我很好,我走得安心。”

虽然老孟已经不在了,但这份亲情并没有断。俞高生说,因为早年家里穷,自己安徽老家的亲戚都疏远了。他已经把老孟的亲戚当成自己的亲人,逢年过节走动走动。

老孟女儿一家生活困难,他经常帮衬着,缺钱了就给个几百元,有时他也让老孟女儿来他这里干点活,然后多算点工钱。

“我这人对钱没概念,够吃就行。”俞高生说,煤球加工厂每个月有一万多的收入,足够家里开销。两个女儿都考上了大学,很争气,也懂得体贴父母,回家就帮忙做家务。

昨天,俞师傅说,他会永远保留着那张“养老协议”,留个念想。

  • Tags:房东 养老 一家人 年来 双方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