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新闻专题 温暖中国 春满江苏 正文

两姐妹百封信件往来见证两岸情深

字号: 2017-01-25 10:14 来源:江南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在余光中的诗中,邮票中寄托着海峡两岸的浓得化不开的亲情。对于家住康馨苑的缪璹来说,这首诗正是她和二姐之间最好的写照。昨天,缪璹表示,台湾二姐在春节前寄来了第100封家书,让她沉浸在无比喜悦中。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在余光中的诗中,邮票中寄托着海峡两岸的浓得化不开的亲情。对于家住康馨苑的缪璹来说,这首诗正是她和二姐之间最好的写照。昨天,缪璹表示,台湾二姐在春节前寄来了第100封家书,让她沉浸在无比喜悦中。

因学业远离故土,一别数十年

“盼望了好久,今天收到了我亲爱的小阿囡的万金家书”,“特别兴奋,中午吃饭感觉特别香”。缪璹从1月21日收到这封信,已读了无数遍。在信的头上,用红笔标注了数字100,并打了个圈。这是从2009年以来,二姐寄来的第100封来信,基本是每月一信。

来信者叫缪璟,是缪璹的二姐,今年91岁高龄。缪璹的二姐在上世纪40年代跟着搬迁的大学一起去到台湾,然后读书工作成家,一直留在了那里。由于时代原因,缪璟虽然一直思念家人,却无法与家人相聚。上世纪80年代后,随着两岸关系的放开,终于和亲人相聚,她每年都会回到无锡生活一段时间。“二姐除了过年的时候要回去陪儿子过年,很多时候都在无锡。”缪璹说,自己的二姐很想念家人,还回无锡买了房。2008年,大家一起去了蠡园、梅园游玩,二姐还感叹无锡的变化真大,一年一个样!但好景不长,就在2008年,二姐的儿子患上了鼻咽癌,她不得不回到台湾照顾,自那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从2009年1月17日起,两姐妹之间开始了长达8年的通信。

远方的二姐身在异地,心却眷恋着家乡

缪璹说,自家一共有兄妹8个,除了已经去世的大姐和人在台湾的二姐,大家都在无锡。2010年11月,缪阿姨夫妻还特意跟着旅行团去台湾看望二姐,还见到了姐姐的重孙。“年龄大了,力不从心,想回也回不来了”,缪璹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

“我姐姐很想回来,想叶落归根”,她说,二姐想念家乡的人、想念家乡的景、想念家乡的一切,以前二姐都会在吃“青豆子”的时节回来,但是现在二姐已经91岁了,坐不了飞机,因为身体原因,平时在家都要坐轮椅,其他的交通工具身体就更吃不消了,只能在信里和兄妹们诉说自己的思念。

缪阿姨说:“我是她最疼爱的妹妹了。”信里,二姐缪璟都宠溺地称呼她为“我的小阿囡”,虽然其他兄妹也会和二姐通信,但是自己是最多的。她还给二姐寄了自己画的牡丹花,二姐把画挂在了客厅里,说到这里,缪璹笑得停不下来:“二姐还告诉我要努力,要继续刻苦学习,可是我已经80岁了,不知道要怎么刻苦啦!”

年事已高,文字成了寄托思念的最佳替代品

1月21日,缪阿姨收到了二姐寄来的第100封家书。她高兴地说:“本来是过年以后才能到的,但是我每天都去邮局看,这次竟然真的盼到了。”能在年前收到二姐寄来的信,缪阿姨说不出的高兴:“要是收不到我的信,她会着急的。我收不到她的信,也会着急。”缪阿姨说,姐妹二人年纪都大了,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对方的身体,能收到信代表着两人的身体都好。这些信不仅仅表达了两人的思念,更是让对方安心的“定心丸”。

这些信都是“宝贝”,从2009年的第一封开始,十封信一个信封,每封信上都标着编号。她介绍,这些都是自己的老伴朱传仁帮忙整理的。朱先生说,因为自己大学分配到郑州工作,也曾远离家乡,所以特别能够理解二姐的思乡之情。因为怕信遗失,所以每次老伴回好信,他都会帮忙把信编号,细细收好。同时,这些信件成了寄托亲情、两岸血脉同源的最好见证。

说起以后还会不会去台湾,缪阿姨也表示“很困难”,因为自己耳朵不灵光,老伴的眼睛又不太好,所以去台湾的希望不大。但是她仍然会把信一直写下去。缪阿姨还说,为了能够一直写信,自己每天都会转核桃锻炼用手。

问起为什么不通过视频或者电话联系,缪阿姨一边说一边摇头,“年纪大了,耳朵不灵光,听不清电话。二姐还特地换了音量更大更清楚的电话,但是我还是听不清。”而信件可以反复阅读,慢慢品味姐妹间的深情。

(晚报记者张颖 黄孝萍/文、摄)

图片为缪璹和老伴品读台湾来信。

  • Tags:往来 两岸 信件 见证 姐妹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