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本地新闻 正文

过敏意:希望家乡的科教事业更上一层楼

字号: 2017-05-12 08:48 来源:江南晚报 我要评论(0)

 

过敏意的办公室里摆着好多照片,有旧的也有新的;有自己的也有家人的,还有参加各类学术会议的。一部分整齐地挂在墙上,一部分整齐地排列在飘窗上,满满的都是回忆,让人觉得这是个有故事的人。今年55岁的他个头不高,圆脸蛋,小眼睛,声音洪亮,在跟记者聊天时,时不时就蹦出几句无锡话,尽管从16岁就离开家乡,但他的乡音一直没有改变。

他的经历

出生于普通工人之家,十五岁考上南京大学

过敏意说自己是正宗的无锡城里人,“我的家就在人民路204号,记得清清楚楚,现在那里变成了三阳广场了”。谈起家乡,过敏意说有几样东西给他留下的印象十分深,比如肉酿面筋、清炒蚕豆、脆鳝等家乡菜,一直到现在都是他很爱吃的食物。

过敏意的父母都在棉纺织厂上班,家里兄妹四人,他是老四。父母对他的学习没有要求,“用现在的话讲就是素质教育”。如今回想起来,过敏意依然认为,父母对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不管”,“马拉松从没有在起跑线上开始冲刺的”。

小时候,由于父母工作很忙,他也很早就学会了做饭、洗衣等生活技能,很小就有自律意识,从来都是先把作业做好再去玩耍。那时没什么玩具,他常常到城中公园、体育场去抛铁箍、打陀螺,还偷偷到人民桥底下游泳。最喜欢的莫过于每天去新华书店租书,一毛钱一本书可以看一天,他把书店里所有的小说都看了个遍。

1968年,过敏意进入无锡市培红小学学习,六年后进入三十六中上了两年的初中,接着该校并入八中,他又在八中念了一年书。虽然这些学校现在都没有了,但它们的具体位置他记得十分清楚,“小学就在后西溪那边。八中就在学前街上。”

从小学起,他的学习成绩便十分突出,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班里的第一名,成绩低于95分的情况很少见。“但我们那个时代比较特殊,小学、中学其实没学多少知识,一个月学农、一个月学工,还要批林批孔。大家都是玩过来的。”所以1977年初三结束后,他的班主任给他们提了个醒:“你们不要再玩了,现在可以高考了,就看你们能不能抓住机会,不然就要下乡当农民了。”

那个年代,除了应届生可以参加高考之外,在校生也同样可以,只是录取分数要比应届生高。老师的话被过敏意谨记在心,接下来的日子,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真真正正拼了一年,早上5点起,晚上十一二点才睡”。15岁,他拼了一年考上了南京大学。让他引以为豪的还有八中的校友,他们创造出了辉煌。那一年整个无锡有20多名学生考上了大学,而八中就占了一半。

怀揣报国情怀回国,铺平交大计算机系崛起之路

与大多数直接从海外归来的“千人计划”学者不同,过敏意全职回国近两年后,才评上“千人计划”学者。他回国的时候国家还未实施该计划,而这段过渡时间他的工资仅是在日本会津大学的四分之一。即便如此,在日本高校已成为教授的过敏意依然“傻乎乎”地回国了,他为祖国效劳的心太热切了。

在南京大学计算机系,过敏意一口气读到硕士,然后留校任教。七八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被安排前往当时信息技术先进的日本留学,在东北师范大学学习了一年的日语后到日本学习并行计算。1998年,过敏意在筑波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2000年进入会津大学工作,一路升至正教授。

在日本社会,高校正教授享有较高的地位,处处受人尊重。尽管如此,当上海交通大学来联系过敏意时,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回到了祖国。“心中有种报国情结”,他觉得,“在日本培养了这么多人才,为什么不回国为我们的祖国培养人才呢?更坦白地说,我是个比较喜欢折腾的,在国外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很难再有更大的舞台,而国内目前则是朝气蓬勃,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来到上海交通大学担任计算机系主任后,过敏意把一个相对薄弱的学科变为国际排名靠前的一流学科。在国外有多年教学管理经验的他,做了一些有别于传统高校管理体制的探索。“我按照国际的标准来建设计算机系”,过敏意介绍,系里招聘全部公开,招聘信息登到了全世界最好的杂志、招聘网站上。流程比之从前变得更加标准,由招聘委员会进行第一轮“海选”,通过者进行面试,在由招聘委员会公布的留下来的人员名单里,教授会再一人一票决定去留。这套程序的好处就在于公平公开,关口很多,几道考察后留下来的人就不会太有偏差。

目前系里的教师数量从他刚来时的50多名,壮大到80多名,“而且系里还有不少从哈佛、牛津、普利斯顿等世界一流大学招来的高端人才”。同时,为了留住他们,他还给每位“归国”人才配备一个生活辅导员,让他们能够尽快地融入当地。对于过敏意来说,这是一次结合了中国国情和外国优秀经验的成功探索。

他的建议

高教改革可以从局部开始

过敏意表示,身为“千人计划”学者,身上更多的是责任。因为这类人不仅熟悉国外大学的教育理念,还有更多机会与上级主管部门沟通交流,加之开明的校领导乐于采纳他们的改进方案、解决措施。“‘千人计划’学者虽然不是我国高等教育改革的决定力量,但也是一股活跃的推动力量。”

他认为高教改革可以先从局部开始。“比方说,在一个学院可以先做学院的改革试验。”现在的大学越来越重视管理的量化:有哪些出彩项目、发表多少篇论文,这类科研成果容易量化;但是花了多少时间、精力培养学生,却很难得到量化,导致大学呈现偏重科研导向、对人才培养不够重视的局面。拿他从事的IT 领域来看,该领域发展迅速,计算机学科教师能否跟上步伐使用新知识来教育学生,很有挑战意味。过敏意遗憾地表示,大学里本学科领域花时间改进教材、琢磨因材施教的老师越来越少。“如果每天都有一大堆教授来考虑如何教好学生,如何培养学生创新性思维,并且让这些人和长江学者、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973首席科学家、创新团队带头人等一样受到学校的高度重视,我认为‘钱学森之问’是可以实现的。”他表示,如果能建立此类考核机制,国内大学也许能够很快进步。

家乡的科教事业要有新的转变

对于无锡的发展,过敏意认为无锡对前沿技术的掌控很不错,但近几年却缺乏新的转变。“无锡做了这么多年的物联网,却没有让它真正走进老百姓的生活。”他建议,下一步无锡可以在大数据上突破。他表示,目前大数据已经在人们的生活中崭露头角,与大家密切相关的,一个是购买火车票和查看地图,一个是地铁里的换乘,每半个小时有一次人数显示,上班高峰期可以让后台人员对人流进行有效的疏导。“无锡可以试着在大数据与医疗结合的领域上开展探索,这个方向目前还没有已有成果案例,而且这个方向可以使人很快能够看到前景。比如,大数据与医疗的结合未来应该是让机器有自学习功能,根据经验自行推导出这个人的病因,进行精准医疗。这些方面无锡都应该加紧探索的步伐。他认为,无锡身为国家试点城市是有这个条件的。在智能制造方面,过敏意建议无锡建立一体化的工业互联网,使流通、售后等形成一个回路,都有数据来做指导,通过互联网把大数据和有效的控制结合起来。

采访的最后,过敏意对无锡的科教事业提出希望,“无锡籍的院士数量在全国都是名列前茅的,希望在教育方面不要吃老本,而是更上一层楼。”

(晚报记者 王晶/文 卢易/摄)

人物档案

过敏意:1962年生于无锡,1982-1994年在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完成本科、硕士学业,并留校任教。1994年赴日本留学,1998年在筑波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同年进入NEC公司任研究员。2000年10月起任会津大学计算机软件系副教授、教授。现为上海交通大学电子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计算机系主任,致远讲席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

原标题:

过敏意:少小离家 乡音无改

希望家乡的科教事业更上一层楼

  • Tags:家乡 事业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