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本地新闻 正文

民间“守艺人”,为我们留住传统,守望乡愁

字号: 2017-05-18 09:26 来源:江南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一面小锣、三块竹板,边敲边唱,夏夜小巷子里昏黄的灯光下,一段“小热昏”表演后,卖梨膏糖的正式登场。这样的场景如今已鲜见,却是老无锡最为难忘的记忆。时光飞逝,传统匠人在一个个老去远离,可对于那些老手艺,总有一些人割舍不下,坚守便成了他们人生的全部。

一面小锣、三块竹板,边敲边唱,夏夜小巷子里昏黄的灯光下,一段“小热昏”表演后,卖梨膏糖的正式登场。这样的场景如今已鲜见,却是老无锡最为难忘的记忆。时光飞逝,传统匠人在一个个老去远离,可对于那些老手艺,总有一些人割舍不下,坚守便成了他们人生的全部。

特 写

“守艺”是种乐趣,时代需要“守艺人”

“近日于江大学习进修,工作室暂不开放,有事请电话联系。”今年31岁的倪俊没想到,大学毕业多年的他,居然还有机会再次进大学镀金,而且深造的内容还是他以此为生且会终身守护的泥塑技艺。得益于江苏艺术基金的支持,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都会在“江苏省惠山泥人青年创意设计人才培养”项目培训班上认真学习,为老手艺寻找新出路。倪俊很幸运,他在给大脑“充电”,他的妻子,同是惠山泥人传人的曹智玮,则在外面忙着他们的陶艺体验馆开业。一开始,夫妻俩就坚持走市场路线,他们从不觉得玩泥巴是冷门艺术,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更多人爱上这门手艺。

守艺人之所以要守着这门技艺,最基本的还是要靠技艺生存。但他们中也有些人不只是为混口饭吃,而是对技艺不懈追求,例如胡西风就是。对田园生活与大自然的向往,让胡西风作出决定:从无锡城区搬到宜兴湖 镇的山村。他从小学画,在学校里专修雕塑。这么多年,他做了不少雕塑,捏了不少紫砂壶,画了不少扇子。胡西风做得有点杂,但终归是为了更好的艺术呈现。胡西风跟江大教授陈原川合作过一把壶,受到了日本庭院艺术枯山水的启发。“传统里面也有在紫砂壶的钮上做太湖石的处理,只是不够深入。”胡西风胆子大,他把太湖石与紫砂深入结合,产生了绝妙的艺术效果,他每天享受守艺的乐趣。

二胡之乡无锡,二胡演奏与二胡制作全国领先,这是时代的需要,更是传承的责任。新生代二胡制作人卜广军是连云港人,1998年起接触二胡制作,逐渐将兴趣变成了职业,如今,他已是万其兴大师的关门弟子。通过近20年的摸索,卜广军的二胡制作工艺细致考究,做出来的胡琴音质甜美、结实,纯厚而不闷、明亮而不尖。对于二胡制作,卜广军坚持一点:“首先要做好人,然后才能做好琴。要有感恩的心和善心,做出来的东西才会有共鸣。”让二胡走向全国、走向世界,是每一位二胡匠人的心愿,卜广军希望能尽自己的一份力。

去年,本报新媒体组精心摄制了一部纪录片《我在无锡做手艺》,并在本报微信公众号上进行了持续推送,讲述的就是这些有志青年的坚守故事。

现 状

高雅艺术有冷有热,草根艺术也有市场

无锡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现有会员三百六七十人,在市文联所属的十大协会中,“我们的门类是最多的,太杂了”。市民协主席潘基峰七八年前曾做过整理统计,那时,协会下面涉及的技艺有52个门类,后来不断发现、不断增加,至今有约65个门类。有的门类很偏,从业者很少,更有的门类中,只有一个从业者。这65个门类中,有高雅艺术,也有草根艺术。发展到今天,高雅艺术的生存空间不容乐观,比如微书和微雕,一个是书法艺术,字比蝇头小楷还小,一个是要在显微镜下雕刻和欣赏的艺术,因为对艺人的要求很高,因此,掌握技艺的人很少。

惠山泥人与宜兴紫砂陶制作技艺同为无锡国家级非遗项目,又都起源于草根,后演变为一种具有艺术价值的传统技艺,但两者的生存现状大相径庭。“同样是泥,一个是惠山泥,一个是紫砂泥,却走出了两条不同的发展道路,原因是它们有本质区别,就是生活的可实用性。”潘基峰直言不讳,惠山泥人缺少生活的可实用性,只有观赏性,而紫砂泥烧好后可以做碗、做茶具、做壶等生活器皿和工艺品,甚至还能做工业材料。因此,发展到今天,宜兴紫砂已不再靠政府扶持和搭台,而由行业协会带动开展活动,渐渐做成了强势产业。

比起部分高雅艺术的曲高和寡,一些更接地气的草根艺术生存了下来。“剪纸是非常草根的,最早的就是窗花,民间剪纸全国各地都有。”但潘基峰自豪地表示,无锡的剪纸是可以走向世界的剪纸。他提到了无锡剪纸艺术家陈静怡,除了装点在本地宾馆里,她的剪纸还出现在了海澜集团的马术俱乐部、金陵饭店、迪拜的七星级酒店,国外艺术机构也要收藏她的作品。还有更加草根的,比如面塑,潘基峰介绍,现在的捏面人不再用面粉或糯米粉了,采用可塑性的泥,干后不会开裂,捏的题材也在与时俱进,从过去单纯的传统人物,到现在的机器猫、蜡笔小新……艺术在交流、交融中产生了易为现代人接受的新东西。

展 望

政府分门别类扶持,艺人自我开拓空间

这些年,无锡市逐年加大对市级非遗项目的扶持力度,给传承人发放一定补贴。而民间文艺家协会中,有相当一部分会员并非非遗传承人,但他们也确实在守护、传承着民间艺术。在潘基峰看来,还是要对全市的非遗项目和民间艺术投入更多关心与支持,要进行全面的调查和摸底,关键是了解艺人的生存状况,分门别类扶持,这至关重要。因为实际的情况是,这些民间艺人的生存境况差异很大。

在本地景区,人们常能看到卖梨膏糖者的身影,梨膏糖是糖又是药,价格亲民,逛公园顺便带上两盒,润润喉也不错,所以,他们的生存状况还不错。而用棕榈叶或苇叶编蚂蚱、编蝴蝶、编花鸟的草编,遇到节假日,收入也挺好。九连环的收入也还行。潘基峰还特别提到,江阴麦秸画艺人陈惠萍家境很好,她不靠这门手艺为生,别人喜欢她的画都是找她定制。而更多的民间艺人则要靠相关技艺维持生活,生存不易。

潘基峰提出,能否对生存状况好的民间艺人给予象征性扶持,对生存状况不好的给予重点扶持。潘基峰经常组织协会会员外出展演,还定期进校园开设特色课程,而协会并无日常活动费用,无法给予会员扶持,每次活动,经费问题很头疼。因此他表示,政府的扶持是一部分,如果有企业加入,提供资金、场所,也不失为一条出路。

潘基峰常给民间艺人指路。锡绣的市场化、生活化一直在提,技艺再好不能总停留在工艺品上,要走进生活、顺应市场才有出路。国大师赵红育跟她的锡绣团队慢慢摸索,初见成效。猴年、鸡年的春节,赵红育与飞亚达集团合作,已连续两年推出了锡绣表盘的限量版手表,锡绣钥匙扣、挂件等也很受市场欢迎。

眼看外地大量的工艺品源源不断进入无锡,与本地艺人争夺市场,而本土如果没有与其相抗衡的工艺品该怎么办?潘基峰很着急,他表示,如果再不动脑筋,不与时俱进,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而民间艺人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各自开创生存空间,处理好门类间的矛盾。(晚报记者 张月)

  • Tags:乡愁 艺人 民间 传统

    责任编辑:清茶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