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俚无锡 无锡MM 江南拍客 无锡宝贝 教育升学 小记者 娱乐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本地新闻 正文

今年又遇蚜虫大爆发行道树下“黏雨”很伤人

字号: 2017-05-25 09:26 来源:江南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明明是晴天,行道树两侧却“细雨”纷纷 ;走在树荫下,路面上能看到一片片污渍,踩上去有些黏糊糊的,这是不少市民在街头遇到的“怪事”。这些液体粘在衣物上、粘在车上也难以清洗,很多市民叫苦不迭。从市绿化管理中心了解到,液体是树上蚜虫的分泌物——蜜露。受到暖冬和今年气温偏高的影响,今年的蚜虫比往年都来得猖狂。

明明是晴天,行道树两侧却“细雨”纷纷 ;走在树荫下,路面上能看到一片片污渍,踩上去有些黏糊糊的,这是不少市民在街头遇到的“怪事”。这些液体粘在衣物上、粘在车上也难以清洗,很多市民叫苦不迭。从市绿化管理中心了解到,液体是树上蚜虫的分泌物——蜜露。受到暖冬和今年气温偏高的影响,今年的蚜虫比往年都来得猖狂。

现象

行道树下“毛毛雨”,路边车子都遭殃

陈女士住在健康路附近,最近她每次在红星路段散步时,都会感到路两旁的行道树在下零星的“毛毛雨”,用手摸摸脖子还黏糊糊的。她停在路边的车子更是遭殃,车子沾满了斑斑点点“油渍”。然而,看到马路上太阳明晃晃,这让她既烦恼又费解,担心的是这些飘落的液体是不是有害物质。这些天,环卫工人们也很苦恼。“自从出现道路‘滴油’的情况后,路面清扫起来很麻烦,这东西粘性很强,不加水冲洗的话,根本不可能打扫干净。”贡湖大道的一名环卫工人说,好在昨天的一场雨帮了大忙,黏在路上的“油渍”才褪去。

其实,这“雨”不是从天而降,而是树上的蚜虫惹的祸。市绿化管理中心工程师李杰介绍,在无锡,蚜虫有两次盛发期,第一次出现在4月中旬,这时候适逢栾树发芽;5月为第二次盛发期,是栾树长叶期间。因为蚜虫以吃嫩叶、嫩梢,吸吮汁液“谋生”,每到这个时节,它们聚集在栾树的嫩枝和幼叶上啃食,“吃饱喝足”的蚜虫会产生大量分泌物。而市民反映的黏答答的“细雨”,就是蚜虫的分泌物。目前,锡城出现的蚜虫主要是栾多态毛蚜,因为个头大,所以分泌物较多。仔细观察,这些“油渍”细如针尖,呈半透明状,略有一点黏稠。

李杰介绍,蚜虫“滴油”的现象锡城每年都会出现,只是影响程度不同。今年气候整体偏暖,蚜虫迎来了爆发大年。目前,太湖大道、凤翔路、隐秀路、贡湖大道、红星路、健康路都出现了行道树“滴油”,主要集中在栾树。李杰分析,一般气候温暖、雨水较少的年份,有利于蚜虫的繁殖。由于去年是暖冬,气温偏高,不少蚜虫逃过一劫而成功越冬,这也导致今年的蚜虫基数大。同时,入春以来无锡气候干燥,加上气温升高、大风天气多,这都利于蚜虫繁殖和迁徙。“今年的蚜虫还有一个特点,比往年晚来了半个月。”李杰说,受到暖冬气温的影响,整体气温偏高,原本4月就该到来的蚜虫没有大爆发,只是零星出现。进入5月以来,气温明显上升,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平均气温超过22℃,为蚜虫提供了温床,短时间大量繁殖。李杰指出,蚜虫之所以危害大是因为繁殖力超强,雌性蚜虫一生下来就能生育,不需雄性就可以怀孕,一年能繁殖三代,完成1代只需20多天。预计今年的蚜虫要到7月终结。

科普

蚜虫伤树不伤人,蜜露主要成分是糖

近年来,蚜虫爆发带来的危害也一度让绿化专家犯难,尤其在栾树新梢萌发时最为严重。它们啃食树叶会影响树木生长,使栾树新梢萌发受阻,新叶不能展开。严重危害时可致植物叶片不规则皱缩、卷曲、变色、脱落,甚至全株枯萎以致死亡。同时,蚜虫的排泄物对树木也是一种危害,贪食的蚜虫一边不断吸走树木的营养液,一边不断排出“蜜露”,产生的大量排泄物污染枝叶,诱发烟煤病,影响叶片的光合作用,从而消弱树势。

不过,市民不必太担心,蚜虫泛滥可危害树木生产,但蚜虫本身和其产生的“蜜露”对人体都无害。绿化专家表示,蜜露的主要成分是糖,人行走在这样的路段时会有粘连感。经过试验鉴定,蚜虫的分泌物对人体无害,只是黏糊糊的会让人产生油腻感,建议市民出门最好还是做好眼、鼻、口防护,避免蚜虫飞入造成不适。

另外,蚜虫有趋光性,车灯和色彩鲜艳的衣服,就会吸引蚜虫向上扑,所以最好不要站在树下,或者将车长时间停在树荫下。一位洗车店老板说,及时来清洗并不需要特殊的清洁剂,如果沉积时间太久再来可能就需要打蜡抛光,最好一发现就尽快清洗。

防治

天敌出马+药物防治,未来主攻越冬成虫

早年不需要人为干预,蚜虫便会逐渐消失。因为蚜虫在大自然中有“天敌”,比如瓢虫和食蚜蝇等。市绿化管理中心高级工程师何志堃说,在2015年,中南西路到建筑路上蚜虫爆发,还没等绿化部门出马,它们很快就被天敌食蚜蝇给灭了。还有梅园附近的一处停车场,乌桕曾经滋生了大量蚜虫,但还不到一个星期,这些蚜虫就被瓢虫吃光了。

不同于往年的是,今年遇上了蚜虫大年,数量多、密度高,而且来势汹汹,瓢虫、食蚜蝇终究寡不敌众。为此,绿化部门还采取药物防虫措施。李杰介绍,在去冬今春两个时节,绿化工人就在树干和土壤周边施药,一方面是消灭躲藏在土壤里的成虫,同时,防止侥幸存活的成虫上树。不过,目前来看效果并不明显。今年4月开始,绿化工人开始给树木喷洒农药,截至目前已经喷了5轮。不过,由于最近气温回升较快,加上雨水的冲刷,药物效果会稀释减弱。接下来,绿化部门还将进一步观察,视虫害情况会再喷药。

对于蚜虫有无根治办法?李杰表示,一般情况下,蚜虫和瓢虫、草蝇是同时出现,如果完全采取喷药方式,在杀死蚜虫的时候会连累它的天敌,影响大自然的生态平衡。另外,喷施农药也会给环境造成污染,因此防治蚜虫爆发,关键还在于控制越冬成虫。让专家犯难的是,这些虫子既狡猾又隐蔽,冬天它们躲在土壤下,或者绿化的色块中,藏得深往往不容易发现。专家表示,对于蚜虫的防治,未来将尝试在越冬成虫上突破。

讨论

可否更换行道树树种?

针对栾树滋生蚜虫的现象,也有市民提出,能否更换树种? 事实上,产生蚜虫的并不只是栾树。“蚜虫是一种普遍危害性虫害,绝大多数园林树上都有。”李杰表示,除了栾树,红叶石楠、夹竹桃、木槿等行道树发芽都会产生虫害。因为栾树在锡城街头的亮相率高,其中市管绿地的2万株行道树中,栾树就占到了10%,所以蚜虫的密度往往比其它树种高。

栾树是无锡的乡土树种,不仅适应无锡的气候,存活率高,它们天生还有一副好皮囊:夏天开黄花、秋天结红果。夏初开出小黄色花时,满树金黄,花谢时落花如雨,因此又称为“金雨树”。秋高气爽之时,一串串小红果格外喜庆,秋树繁花的景观效果佳。为了改变常绿树一统锡城道路的局面,10年前,绿化部门大力推广种植栾树,如今已经成为落叶树中的第二“巨头”。目前,太湖大道、隐秀路、贡湖大道都是以栾树为主的道路。早年,由于栾树数量少、树木小,蚜虫影响不明显,直到2010年“硬伤”才开始暴露出来,特别是2012年出现了明显的爆发。

李杰表示,行道树的选择应体现生物多样性,而不是单选哪个种属的树。市民提出的更换已种植的栾树不现实,考虑到栾树种植数量,今后绿化部门在新的行道树中将不再选用栾树,而选择一些其他的乡土树种。

(晚报记者 蔡佳)

CFP

  • Tags:蚜虫 行道树

    责任编辑:清茶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