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俚无锡 无锡MM 江南拍客 无锡宝贝 教育升学 小记者 娱乐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治国理政进行时 正文

【治国理政新实践·江苏篇】聚焦“江苏制造”:金融支持,期待更多源头活水

字号: 2017-06-15 20:42 来源:新华日报 我要评论(0)

为推动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的支持力度,江苏省委省政府继去年下半年出台一系列的文件后,在今年又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振兴实体经济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鼓励银行业机构增加对制造业的信贷投放,鼓励企业多元化融资。

一季度数据显示,制造业贷款呈现出“降幅收窄、增量企稳”的积极变化,制造业贷款余额增速也实现了近两年来的首次由负转正。这是可喜的变化。

然而,记者近一段时间在苏南、苏中等地采访,企业的金融需求与银行产品不对等、担保机构与银行风险收益不匹配等各种矛盾仍然呈交织状态,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仍然有较大空间,需要打破“天花板”。

  银行给的订单贷款不合适

“85后”的俞丁山,递给记者的名片上印着两家公司:一是上海孟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一是孟腾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地址分为上海的总部地址和常州武进的数字化工厂地址。2014年,作为常州市“龙城人才”引进的人才,俞丁山将上海公司搬到了常州。该公司是工业4.0工厂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目标客户是汽车制造、3C、家电等急需转型升级的劳动密集型企业。

这是一家典型的轻资产企业。在决定A轮融资之前,俞丁山找了很多银行,也有银行愿意提供订单贷款、合同贷款。“不是产品不好,是不适合当前公司订单不断增长的情况。”他说,这种贷款以一个合同期间为贷款期限,合同期满,贷款就要还掉。这两三年,公司的订单不断增长,销售额从几十万元增加到去年的六七千万元,合同源源不断,最希望是一笔钱能够持续地供给。

后来,在再担保常州分公司的主动对接后,合作银行很快发放了300万元贷款,成为常州孟腾公司的首笔贷款。在这之后,俞丁山启动A轮融资,软银投资2000万元,占股14%,今年1月份资金到账。

人行南京分行的调研显示,以银行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供给与不确定性强、风险高的创新型金融需求不匹配,银行过于依赖不动产抵押,缺乏创新。对于制造业贷款,96.7%的银行机构最愿意接受房地产抵押,而创新型企业多数是轻资产企业,能够提供厂房抵押的不足50%。

 拿2%担保费,担100%风险

“行业内调侃,呆人做保。”做了18年的担保,泰州国信担保的老总尝透了市场的酸甜苦辣。这是一家国资占53%股份的担保公司,2008年时注册资本金为1亿元,银行授信额度为8亿-9亿元,担保费1.2%-1.8%。2008年之后,受到全国担保行业清理规范整顿影响,银行对该公司的授信额度下降了20%-30%,且保证金要求1:10放大。“保费低、保证金交得多,公司可用资金越来越少,转不起来了。”这位老总感叹,仅2014年-2016年,该公司由于代偿较多,净损失1亿元。

不仅如此,2015年之后发生的事情更让他心冷。当年,银行看到他们的代偿额度高,纷纷降低了授信,一家大行从1.2亿元授信直接下降至6000万元,还有一家大行也从1.5亿元直接下降至5000万元。“银行的授信降低,直接限制了担保业务的规模,没有规模,就难盈利。”他说,当时很担心其他银行跟进降低授信,那样公司就活不下去了。

他告诉记者,做担保这么多年,除了本地农商行略让利外,其他银行均要求100%偿还本息。“虽然双方合作这么多年,但风险面前没情面可谈,我拿着不到2%的担保费,承担100%的风险,银行拿着至少在基准利率上浮30%的利息,却一分钱的风险都不担。”他说,就算是国资背景的担保公司,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而担保的困局,自然又影响了金融活水流向制造业。

 信保基金能成良方吗

经过14个月的磨合,30多份的改稿,泰州市信用担保基金正式成立,首期基金规模1亿元,再担保集团泰州分公司作为基金管理人。按照规定,单户贷款不得超过500万元,最高不超过1000万元。该基金的一大亮点是风险分担,即基金、银行、再担保、担保按照2:2:2:4的比例分担。

泰州市财政局金融处处长张金涛告诉记者,最初银行并不愿意参加,因为对于担保类贷款,他们从来没有承担过风险。“以姜堰区、海陵区为例,上万户中小企业中,能借助于不动产抵押获得贷款的不足40%,其余都要靠担保机构提供担保。”他说,而在经济下行期,担保机构不做增量,只做存量,因为做得越多,风险越大。

事实上,当今年4月份信保基金的1亿元到账后,上门谈合作的银行明显增多了。在张金涛看来,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强调金融机构要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同时加强对政府平台融资的管理,这就迫使银行为资金寻找新的出路,只能是回归实体经济。

再担保泰州分公司总经理许正参与了这支信保基金的创立。他认为,担保机构的收费与风险承担特点,就注定其应该成为准公共产品,那么再担保的介入就是使其不再要求反担保措施,在服务小微企业上更大胆一些。然而,实际操作中也面临着难题。比如泰州有一家生产搪瓷餐具的企业,产品主攻日本市场。仅成立一年多,月销售额100万元,贷款需求是200万元。“银行给我两条路,如果从信保基金产品做,最少10天放款,如果做正常担保贷款,第二天就可以放款。”泰州一家担保机构负责人问,怎么办?

事实上,在各方眼里,基层银行既想做业务,又怕担风险,毕竟基层银行要受到更高层级的考核和限制。“如果总行不批,基层行也承担不了20%的风险。所以还需要更高层面的协调和方案设计。”泰州海诚担保公司总经理冯山俊说。本报记者赵伟莉

  • Tags:江苏 治国 实践 支持 金融

    责任编辑:蔚来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