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俚无锡 无锡MM 江南拍客 无锡宝贝 教育升学 小记者 娱乐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治国理政进行时 正文

【治国理政新实践·江苏篇】村级医疗互助:共建共享的新乡土实践

字号: 2017-06-15 20:43 来源:无锡日报 我要评论(0)

江阴村级医疗互助,最近有点“火”。

短短半年时间,江阴已有35个村开展村级医疗互助,覆盖人群17.5万人。其中,11个村已开始补助,共有786名村民享受到了补助,单笔最高补助高达44180元。

江阴村级医疗互助在线服务平台——“福村宝”数据中心提供的分析显示:1105个小病病种的保障水平平均提高了8%左右,191个大病病种的保障水平平均提高了20%左右。

村级医疗互助,作为一种共建共享的新乡土实践,成为引起各方关注的“江阴现象”。

村级医疗互助是怎样为那些村民特别是因病致贫返贫的村民送去一份新保障的?村民又是如何看待村级医疗互助的?

记者近日两赴江阴,探寻这一现象背后的密码。

  村民负担真的减轻了不少

在江阴,村级医疗互助主要是通过“村民个人掏一点、村集体资助一点、社会赞助一点”,通常按照每年每个村民100-150元的标准,由互助会组建一个资金池。其后,诸如补助标准、补助流程,全部通过一个手机客户端实现。

江阴周庄镇金湾村今年元旦开始实施村级医疗互助,村民周曹忠在村里的广场上散步时看见村级医疗互助“福村宝”的宣传海报,就扫二维码下载了APP,没想到很快就派上了用场。他73岁的父亲4月份因心绞痛冠状动脉硬化,搭了2个支架,两次住院花了6.57万元医疗费用,新农合报销了近2.9万元,村里的医疗互助又补助了1.62万元,“的确很方便,在手机上传了三张治疗发票,两天后就发现补助款进了我的账户。”他说。

在新桥镇郁桥村,68岁的石洪才和刚刚高中毕业的孙子一起生活,日子过得不宽裕。今年5月,因为脑动脉栓塞,在江阴人民医院动了手术,住院花了近11.2万元,新农合报销了5.5万元,村级医疗互助又补助了近2.3万元。“负担,真的减轻了不少。要不然,真有点吃勿消。”老石深有感触地说。

郁桥村会计贡淑英经办了众多医疗互助的事项。经手的事情多了,她对村级医疗互助业务已颇为熟稔。在她看来,“福村宝”按病种补助不仅补得公平,而且大病病种补得比较多,对于村民特别是条件不好的,补助款绝对说得上是雪中送炭。而对于村民来说,医疗互助不仅实在,还很便捷,村民出50元,村里企业赞助70元,资金平时由村里保管,每个村都成立了监督委员会,募集资金接受所有村民监督。现在绝大多数村民都知道,只要发生3000元以上支出的医疗费用,都能到村里找会计领补助。“下载APP,上传三张单子,‘福村宝’在线计算补助额,最多五天,申请人就能拿到补助款。”

  给村民多加一层关怀

尽管一直领跑全国县域经济,但江阴的贫困村民仍旧为数不少。“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对于我们农村来说,小康不小康,还要看健康”。郁桥村村支书钱刚说起扶贫的事,表情凝重。

老钱从抽屉里翻出笔记本,边翻边说:“郁桥村村民有2700多人,老龄化程度超过28%,去年就有十户人家因病致贫返贫,现在农村发生贫困的原因几乎都是因为生大病。”

让老钱痛心的是:有的老年人因为收入少,再加上子女经济状况不太好,一旦患病,往往耽误了治疗。村里有对老夫妇,丈夫每月仅有2000多元退休金,老伴无收入,前几年摔跤后骨折,却没钱看病,瘫在床上错失了最好治疗时机,最后带着病痛离开人世。这件事,让老钱深受刺激,他与村干部们商量,能不能开辟一个渠道多加一层对村民的关怀?很多村民生活条件一般,住院治疗费用往往只能通过新农合报销一半左右,如果所用药品未进入目录只能自费。老钱一度想发起成立个基金,但许多村民都觉得基金的公信力是个问题,运作起来很难做到“公平”二字,担心跟干部关系好的人会占便宜。

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钱刚接触到了“福村宝”,当时心里就活动开了。“不是我说了算,而是‘福村宝’帮我说了算。村民的保障多了一层不说,公信力的问题不是也同时得到解决了么?”年终,村里开企业家座谈会,倡议富裕人群帮助贫困家庭,老钱就和一班企业家讲了“福村宝”的事,希望得到支持,没想到大家都很认可,当天就收到20多万元捐款。今年3月,开村民代表大会时,老钱把“福村宝”村级医疗互助作为重大事项向村民们作了通报,随后进行集体表决,结果全票通过。正式开始补助两个月来,郁桥村已补助23个村民,金额57390元,虽然数字不大,但每一个受助村民都有一种获得感。“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村干部,应该把更多心思花在解决村民的困难上。”

  在“守望相助”中弘扬传统美德

农村家庭怕大病。统计表明,在中国农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占到了建档贫困户总数的42%。而在江阴,一位曾在基层乡镇工作多年的人士曾专门做过调研,他发现竟然有90%以上的农村困难家庭都属于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类型。

村级医疗互助,是江阴市引导村和村民解决因病致贫返贫问题的一种新探索,也是一种共建共享的农村医疗保障制度新模式。在最早成立村民医疗互助会的和平村,从今年元旦以来,已对109名村民进行了补助,补助金额总计15.2万元。其中单笔最高补助达1.6万元。

村民贡祥妹的两个孙子都患有腰椎侧弯,长孙小乐今年才14岁,大年初九到南京鼓楼医院做外科手术,短短时间花费了10万元。对于这个困难家庭来说,这是一笔巨大的支出,也意味着巨大的债务压力。贡祥妹告诉记者,孩子这次看病,虽然通过新农合报销了4万多元,但一家人还是感觉压力很大,出乎她意料的是,村级医疗互助送来了1.3万多元补助。“这等于在最困难的时候,突然有人帮了我们一把。”贡祥妹说,眼角泛着泪光。站在她旁边的一位村民说,现在虽然生病有补助,但最好还是不生病,参加村级医疗互助,也就交个几十元钱,看到这钱能帮助村里那些需要帮助的乡亲,感觉到自己也做了一件善事,心里挺高兴的。事实上,村级医疗互助不仅有效精准缓解了因病致贫返贫问题,为村民筑起了一道新的保障线,而且弘扬了中华民族乐善好施、守望相助的传统美德。

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副会长白益华在江阴现场调研后认为:村级医疗互助高度契合《“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精神,村委带领村民共建共享,村委有作为、村民踊跃参与,在农村接受程度高,进一步提高了农村医疗保障水平,精准缓解了因病致贫返贫,让广大村民多了一份保障,增加一份安心,是非常有意义的新探索,值得借鉴推广。(千里)

  • Tags:治国 实践 江苏 乡土 互助

    责任编辑:蔚来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