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俚无锡 无锡MM 江南拍客 无锡宝贝 教育升学 小记者 娱乐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治国理政进行时 正文

【治国理政新实践·江苏篇】香港,别来无恙……

字号: 2017-07-01 13:59 来源:无线徐州 我要评论(0)

香港,别来无恙…… 来源:无线徐州2017-06-30

1997年,这个徐州人第一次来到香港……

2007年,他写下了这篇文字……

2017年,我重读时,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香港,别来无恙……》

本文作者老海边是徐州一位资深媒体人,1997年,香港回归时,他赴港采访,拿到了第一手鲜活的资料。那年六月底到七月初,他记录了这一历史时刻的港人面孔,留下了独一无二的香港记忆。

香港凝结着国人太多的情感。那年6月中旬的一天,我接到安排,参加香港回归的报道。

我们大概是6月22日从连云港的白塔机场乘飞机到广州,然后出关,住京港酒店,7月4号左右回到大陆,前前后后大约半个月的时间,见证了香港回归的全过程。

十枚邮票

回归前后 买邮票的长队

1997年6月30日,我和同行的孙老师起了个大早,带上摄像机上街,准备捕捉一些回归那一天的新闻。凌晨5点多钟,街上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气氛,心情不免有点失望,当我们走过一条街道时,发现在一个邮局门前许多人排着长队,足足有几百米远,围着邮局绕了一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香港人多,吃早点都要排队,一打听才知道,是当地人在排队买邮票。

6月30日是香港离开祖国整整一百年的最后一天,7月1日是香港和祖国团聚的第一天,这两天对港人都有着特别的意义。这两天的邮票也有着很高的纪念价值和收藏价值。6月30日发行的邮封叫做末日封,7月1日发行的邮封被称作首日封。我们眼前一亮,这不就是港人对回归的态度吗?

那天我排到中午才买到邮票。排到跟前才知道每人限购五套,我一狠心,在邮局门口以翻倍的价钱从别人手中又买了五套。

其中一套邮票一直在我家里,沉默了10年,当我看到它们,就好像回到了那时顶着大太阳排队的香港街头。邮票连接了香港百年的首尾,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

两只茶杯

香港回归的喜悦之情具象了

在我岳父家客厅的博物架上,有两只白瓷茶杯和一些古董陈列在一起,十年间来往的客人没有人注意这两个物件儿。因为它们太普通了,就是普通酒店里喝茶的白瓷杯。但是在岳父那里不普通。因为上面印有“1997.7.1香港回归”这样几个字。

1997年夏天的香港海城夜总会人山人海,香港中华商会在那里举行隆重的庆回归酒会。偌大的宴会大厅酒席摆了足足有上百桌。来参加酒会的客人多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侨和澳门、台湾的香港人。香港的回归,对于他们来说,更是一种期盼。庆祝仪式上,有人朗诵起了余光中的《乡愁》。乡愁易诉,思念难解,香港回归是主题,澳门回归和台湾统一也成了很多人的心愿。

我也是湿润着眼睛采访,那一夜那个场面让我深深理解了什么是中华民族大家庭。民族情感的淳甘醉人浸润着每个人的心田。爱国情绪在每个华人的心里共鸣着。

庆祝宴会之后,举办者拉来一车杯子,每人一对留作纪念。我小心翼翼地把这两个杯子包好,放在包中最柔软的地方,生怕挤碎。回家之后,我又把这两只杯子当成礼物送给了岳父,老人很在意。老人是军人出身,后又干警察,一辈子操心国家大事。回归之前,他就跟着国人一起激动,回归之后,看我从香港带回来这两个杯子他就倍感亲切,因为香港回归于他不再是个概念,而是个实物。对于老一辈的中国人来说,有生之年能看到香港回归,他们的幸福感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五十枚硬币

高兴!在香港花光所有钱

香港是个购物天堂,所以我临走之前,穷尽家底,随身带了一万元人民币。当时香港皮货和电子产品很便宜。

很会生活的孙老师买了一个奥林巴斯照相机,我买了件皮西服和其它一些东西,钱很快就花的见底了。在上飞机之前我做了两件事:用人民币换了50枚港元硬币,然后给家里打了一个公用电话,通知他们接站,至此,仅有的11元钱用光了,心里一番畅快。然后跟孙老师说:我现在是穷光蛋了,以后跟你混!

在外人看来,当时我的举动可能有些荒唐。但我都从未后悔。当时的确是情绪所致:一个记者能有些经历,还有何憾!我以这种特别的方式结束了香港之行。至于那50枚印有紫荆花的港币,在之后的十年间真正成了我的精神财富。我和爱人时常拿出这些硬币和一天天长大的儿子玩游戏、猜正反面。我告诉儿子:你是97年10月出生的,这些硬币是97年7月我从香港带回来的,和你的年龄一样大。香港是儿子,祖国是妈妈。香港回到祖国就像你能和妈妈在一起玩一样。你高兴,妈妈也高兴!儿子在半懂不懂中了解了我的所有心意!

转眼十年,这十枚邮票、两只茶杯和50枚硬币都完好无损地保存着。这就是香港,我久违了的香港!

这次回忆录,我没有把香港回归过程中那些宏大庄严的历史场面作为主题,而是选取了它们来回味香港,因为我觉得了解那段历史的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香港,而我的香港却与众不同,也正因为与众不同,她才属于我。

十年之别,不知我的香港如何,别来无恙?!

(作者1997年在边检站)

2007年7月写于徐州

儿子2016年考上了上海一所大学,今年香港回归20年之际,大一的他独自去了香港旅行,看一看这个与他有缘的城市。

20年,让初生的婴儿长成风华正茂的青年,一个人的20年,似乎也印证了香港这座城市,让人眼界大开的嬗变。

——作者后记

  • Tags:治国 江苏 香港 实践 理政新

    责任编辑:青漠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