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今日热点 正文

海外务工猫腻重重:句容小伙梦碎 中介人去楼空

字号: 2017-07-07 14:17 来源:现代快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7月4日,虽然房云峰回国已经一个星期了,但是回忆起不久前自己在阿尔及利亚的种种遭遇,他还是有点心有余悸,同时也心存不甘。

房云峰去阿尔及利亚的机票和护照

招工简章

回国承诺书

中介已人去楼空

7月4日,虽然房云峰回国已经一个星期了,但是回忆起不久前自己在阿尔及利亚的种种遭遇,他还是有点心有余悸,同时也心存不甘。

今年2月,30岁的房云峰在电视上看到了一则招聘海外务工人员的中介广告,4个月后,这位来自镇江句容的电焊工便踏上了阿尔及利亚的土地。

他和劳务公司签了两年的合同,但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不到一个星期他就想回家了。而且为了尽快回国,他不惜以不能适应当地气候为由,在缴纳了14000元之后“自愿回了国”。

从头至尾,他只在阿尔及利亚待了半个月……

看上去很美

招工简章上称海外打工“年收入12万元,不封顶”

事情起始于今年的2月18日,房云峰和父亲在电视上看到了句容金利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利公司)打出的一则中介广告,声称“相比国内,去阿尔及利亚房建项目打工能赚到更多的钱”。

他父亲很是心动,向金利公司缴纳了一万元报名费,其中五千元为出国准备金,另五千元为协议押金。

后房云峰的父亲因故未能前往,而当房云峰听说施工方也需要电焊工时,便考虑顶替父亲出国打工。

金利公司的招工简章写得很明确:“本公司受江苏大型对外承包资质建筑企业的委托,急招赴阿尔及利亚大型住宅工程项目瓦工、木工、钢筋工、油漆工、水电工、架子工、电焊工等300名……”招工简章也宣称:合同保底工资280元/天,伙食费自理15元/天(主要避免浪费),采用计件包工制,多劳多得,一般年收入12万元左右,上不封顶……

“家里条件不太好,出去就是想多挣点钱。”房云峰对记者说。

直到出国,房云峰他们始终没拿到打工合同

5月底,金利公司叫房云峰等来签署合同,合同另一方是常州君邦建筑安装劳务有限公司。 准备签合同时,有人发现合同文本和招工简章的说法不太一致。

“合同上写的是点工,280元一天,扣除每天15元伙食费就只有265元。而招工简章上说的是包工。”房云峰说,“当时中介解释说,280元一天是保底的基本工资,多劳多得还有得涨。他们让我们放心,说合同就是走个形式。”

大伙在合同上签了字,但合同始终没有回到房云峰和这些出国打工者的手中。他回忆,“合同一式三份,中介说要给我们一份,但必须是在他们盖过章我们出国后,由家属来领。”

7月5日,记者越洋联络到了仍在阿尔及利亚打工的房云峰的工友吴宇航。他证实了房云峰的说法,“现在的待遇确实是点工,干一天活拿一天钱,一天总共只有280元。”他也证实,他和同一批来自句容的工友都没有拿到合同。

记者随后拨通了常州君邦建筑安装劳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才和的手机,他对房云峰没拿到合同的说法矢口否认,“他人都回来了怎么会没有合同呢?他没合同是怎么出去的?”

而据房云峰介绍,就在前一天,该公司会计吴某在电话中还承认没有给他合同,“会计说,你跟本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了,要这份合同已经没有意义了,况且合同都没有盖章。”

果然有猫腻

想回国遭中介反问“人家能做你为什么不能?”

6月9日,在自己支付了体检、护照、车票等一系列出国费用后,房云峰踏上了去往阿尔及利亚的旅程。 6月11日,包括房云峰在内的总共47位工人到达了目的地。

施工方负责人第二天召集大家开会,他提醒说,这边医疗条件、环境、安全措施都比较差,出了事要自己负责。

房云峰说,“这和他们招工时说得不一样,我就打电话问国内的中介,结果中介反问我‘人家都能做,为什么你不能’。我说你这是欺骗。”

之后大伙打听到确定是每天工资总共就只有280 元。房云峰很气愤,“中介说一年不低于12万我才去的。如果我知道是去做点工,一年也就赚七八万,我就不去了。我在家还赚六七万呢。”

也是在那次会议上,施工方以帮大伙填一些信息为由,把每个人的护照收走了。

说好的电焊工竟然变成了“熟练抹灰工”

房云峰介绍说:“中介说工地靠着市中心买东西很方便,还有无线网。去之后才发现都是土胚房,伙食很差,到处是苍蝇。”

觉得受骗的房云峰待了一个星期后便提出要回国。他打电话给中介的李姓负责人索要护照。李让他找施工方,中介与施工方相互推诿。最终,施工方根据其产生的费用,提出只要交两万块钱便归还护照。而在详细列举了费用清单后,房云峰缴纳了14000元,并写了一份自愿回国承诺书,称“不适应此国气候”才得以回国。随后施工方将包括护照在内的所有证件交还给了房云峰。房云峰意外发现一份公证书,上面写明他被金坛某建设公司证明为熟练抹灰工……

“我从没接触过这家建设公司,我报名时和合同上写的都是电焊工,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泥瓦工了呢?”实际上到了工地,房云峰才得知这里需要的是泥瓦工,而非电焊工,“他们说以后会有电焊工的活,但最多做一到两个月,其他时间我不会做泥瓦工就只能做小工。”让一个电焊工去做小工,这也是他决定回国的原因之一。

而常州君邦建筑安装劳务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才和在与记者通话时,则称此事“不存在”。

回国讨说法

中介已人去楼空,说没有的中介费也有了

6月27日,回到句容的房云峰试图找金利公司讨说法,但金利公司已人去楼空。该公司李姓负责人在电话里给出的解释是“并未跑路”,“最近不招工了,九月还会回来。”

当房云峰索要押金时,金利公司给出的说法则是,“这是中介费,不会退还。”房云峰对此很气愤,“我们交给中介是一万块钱一个人,5000块钱是协议押金,另外5000元写的是出国费用,没有中介费。可等我回来,中介只愿意退我5000块出国费用。如果一开始就知道有中介费的话,我就不会去。”

记者随后多次致电李姓负责人,但其手机始终为语音留言。

律师:中介虚假宣传,应付法律责任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江苏诺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彭其军。他表示,如果中介公司确实是通过虚构待遇欺骗劳动者出国打工的话,就需要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同时,他也提醒,劳动者在签署合同时一定要多加注意,一切都以合同为准,就这件事来说,无论房云峰与其工友们签署的是劳动合同还是中介合同,都应留存一份合同作为证明。

“遇到类似事件一定要多注意收集证据。”彭律师表示,如果证据充分,劳动者可以考虑走法律途径,对侵犯其权益的相关机构提出法律诉讼。

  • Tags:句容 猫腻 小伙 中介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