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本地新闻 正文

父子传承四代木匠,几十年做家具不用钉子、胶水

字号: 2017-11-09 09:24 我要评论(0)

 

曹氏父子的木工作坊地方并不大,最外一间堆着木料,中间是工作间,最里面是成品展示区。一走进来,就能闻见木头的香气,各种各样的工具和加工成型的木料几乎占满了整个工作间,唯独不见胶水和钉子的影子。68岁的曹炳良头发已经全白,他掸了掸身上的木屑,主动过来和记者握手。这只手既粗糙又有力,像一把钳子,他说,木匠的手都是这样。他的儿子曹永刚则笑而不语,仍在一旁忙活着。

曹炳良父子专门做私人定制的红木家具,在梅村独此一家。他们的名声不止于当地,外省的老板也常光顾,而且都是回头客。想要订做家具的主顾们往往要提前来,因为从预定到成品,最少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有的甚至要等上一年。曹炳良还对客户提出了两个要求:不可以催单、不要还价。而且他还很倔地说,“等不了的就别来。”

其实,只要见过他们的工作状态,就能明白其中的理由。在曹炳良的工作台的后方是一面木制柜子,上下分为好多格。每个格子里都放着木工的工具。光锉刀就有大大小小数十把,加上手工刨、锯子等,工具多得数也数不清。每当记者好奇地对着工具问这问那时,老爷子总是很“拽”地回答:“说了你也不懂。”

多年来坚持榫卯拼接,不用钉子和胶水

这么多年来,曹氏父子就是靠着这一件件工具,将木材制作成精美的仿古家具。现场,他也为记者演示了一下最简单的木工:打磨木块。将一块木材放在支架上固定,然后拿出一支刷子一样、装有很多并排刀片的打磨工具,用力在木头上一下一下地朝同一个方向刮过去,木头表面就平滑了。老爷子说,这个工具是他的父亲留给他的,历史很久了,“但是打磨出来的木头,比你的皮肤还要光滑呢!”

曹炳良介绍,打磨只是木工的一个小环节,真正一件家具要做起来,工序很多很繁杂,有的家具光“打磨”这道工序就要好几天时间。就拿做柜子来说,首先要搭建它的大概“骨架”,然后打磨成柜子的每个部件。把这些部件拼起来靠的是“接榫”的传统工艺。木材突出的部分为“榫”,凹进去的部分为“卯”,接榫需要遵循木质特点,将二者无缝衔接起来,而好的拼接,接口几乎看不出来,一张纸都插不进去。等到榫卯无缝契合后,就要将其全部拆下来。然后在拆下来的木板上画图、雕刻,最后再将雕刻好的部分重新组装起来。多年来,曹氏父子一直坚持使用接榫工艺,因为钉子和胶水做的东西容易坏。而这种漫长且精细的手艺也是有回报的,除了更高的卖价,还有更久的使用寿命。

闲暇时设计小玩意儿,绝活的秘密不肯透露

做了52年的木匠,曹炳良对自己的手艺格外自信。当记者问起他的绝活儿时,他只说“绝活儿这东西,不能跟你讲的,那是我的秘密!”再三请求下,他的儿子曹永刚嘿嘿一笑,说那就带你去看看“百宝箱”吧!老爷子很得意地同意了。

在成品展示区的一张台面上,放着一只约50厘米见方、面上雕满花纹的木制箱子。四个立面,每面从上到下三层抽屉。正面中间刻着“金玉满堂”四个字,仔细一看,中间竟然有密码锁!类似于箱包上面那种滚动式的,每个滚轴上都刻有汉字,需要五个都选对了,所有抽屉才能打开。曹永刚说,这是父亲两三年前闲暇时自己设计的,一共只做过三个,这一个就放在这里展示,不对外出售的。记者用力想抬起这个箱子,结果纹丝不动,原来,它竟然有六七十斤重!里面是什么样子呢?谁知曹氏父子不肯满足记者的好奇心,只说忘了密码,暂时打不开,又说外面的密码锁只是其中一个机关,箱子里面还有其它机关,真是吊足人的胃口。曹炳良说,自己不仅擅长制作家具,还擅长设计家具,这个百宝箱只是自己的一个小创造。

每当谈起红木家具制作,曹老爷子总是滔滔不绝,他说,因为制作者技艺、人品、素养的不同,即便相同的家具式样,交给不同的人做,出来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会出现不一样的“人情味儿”。他自己家里的所有家具都是他亲手做的。儿子结婚时,他打了一整套手工家具,包括衣柜、餐椅、梳妆台、沙发、床等,家具上的图案多以龙凤为主,纹路比花朵、云彩等更加复杂,做工异常精致,点点滴滴都体现了对儿子的感情。

历史的记忆很珍贵一家四代传承木匠手艺

曹炳良出生在梅村的一个木匠世家,他的父亲和爷爷都是木匠。16岁时,开始跟父亲学手艺。家里一众兄弟姐妹当中,也只有他,继承了祖辈的事业。上个世纪的农村,谁家有婚嫁喜事,都会请木匠到家中打几套嫁妆。谁家缺什么家具,也会请木匠来打桌子、凳子等家什。那时的木匠生意非常红火。然而,随着时代变迁,曾经从木匠手中制作出来的家具,已经被现代化工厂的生产线所取代,曾经挑着工具走村串户的老木匠,也逐渐远离了人们的视线,曹炳良却依然坚持着,非但如此,他唯一的儿子,也跟着自己成为了木匠。这也是让老爷子觉得唯一欣慰的地方。

曹永刚初中毕业以后就参加工作,一开始,家里人让他去学裁缝,因为这门手艺相对容易,又不那么吃苦。可是,学了四年裁缝以后,曹永刚觉得自己还是喜欢当木匠,于是20岁那年,他成为了自己父亲的徒弟。“老爷子脾气又直又倔,学手艺的时候没少挨骂”,回忆过去,曹永刚说,其实也能理解,所有带徒弟的手艺人都是有脾气的,何况他还是亲儿子,骂了也不怕记仇。而曹炳良却说,虽然没少骂,但自己的儿子在这方面确实有天赋,用他的话讲是基因里遗传的,什么东西教一遍就会。

传到第五代无人继承现在找不到徒弟了

今年上半年,曹炳良为自己的传统硬木家具制作工艺申报了非遗,目前还在审核当中,“主要还是希望能有人把这个已经传了四代的手艺传承下去,但实在没人也没办法。”“手艺要绝代了”,这是他采访中说得最多的话。

曹永刚告诉记者,现在手工木匠已经很少见了。“像我父亲那个年纪的,都退休了,不做了;像我这个年纪的几乎绝迹了,我是家里第四代做木匠的,跟我同龄的木匠几乎没有了。我的同学要么在当保安,要么在工厂里。”曹永刚的儿子、家里第五代已经上了大学,以后也绝无可能继承这门手艺,“还是希望他走读书的路,他也说了要考研究生。木匠还是太辛苦了。”“要失传了,也没办法。找不到徒弟。”几年前,曹炳良曾带过几个学徒。可是没多久,这些徒弟们都走掉了、转行了,因为木匠这门手艺来钱慢、又吃苦。相依为命,曹炳良用这四个字概括自己和儿子目前的状态。除了有顾客来订家具,大多数时候,作坊里只有父子俩。老爷子每天就住在作坊里,儿子白天过来上工,两人各干各的活儿,只有中午吃饭时,会聊上几句,也多是技术上的话题。这样冷清又寂寥的日子,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现在也就是陪陪我父亲,等我父亲哪天做不动了,可能我也坚持不下去了。”曹永刚说,这个地方过几年很可能就要拆迁了,未来怎么样,他也不知道。 (晚报记者 王晶/文、摄)

原标题:

父子传承四代木匠,几十年做家具不用钉子、胶水。秘笈是——

不透露绝活 不可以催单 不能够还价

手工制作家具,他对顾客有要求:不可以催单

  • Tags:四代 木匠 胶水 钉子 父子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