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新闻专题 领航新征程 正文

【网络媒体走转改】春运中的反扒民警:人流中的“铁鹰”(组图)

字号: 2018-02-13 20:04 来源:龙虎网 我要评论(0)

(通讯员 莫静 林琨 记者 于倩)春运期间,南京各大火车站客流量达到高峰,拎着大包小包的旅客也成了潜伏于火车站内的扒手们眼中的“羔羊”,现金、手机都是他们盗窃的对象。当扒手们紧盯旅客腰包时,却不知他们的行为也被反扒民警们看在眼中,就等其下手一刻人赃并获。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个人穿着棉服,拖着行李箱,警惕地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四周,这名看似普通的“旅客”正是反扒民警叶礼加,连续十一年荣获上海铁路公安局反扒能手称号,去年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共抓获扒窃犯罪嫌疑人563名,破获刑事案件712起,为旅客挽回直接经济损失300余万元。在他的身旁,是他的反扒搭档王春来。

虽然只有34岁,叶礼加看上去却比实际年龄年长些,背有点弓,脸上也过早地出现了皱纹,这是他长年熬夜、昼夜颠倒的结果。敦实的身体,黝黑的皮肤,唯有一双闪亮有神的眼睛让人感到特别。

“有时出去一整天,都没有抓到一个贼,这是常有的事,但是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凭着那股儿韧劲,终究会开花结果。”叶礼加一直记着师傅说过的话。

2月1日春运第一天,叶礼加和王春来被上海铁路公安局抽调出来,代表南京铁路公安处参加公安局组建的“铁鹰”反扒小分队,深入到大中客站及途径管内的沪宁、京沪、宁杭高铁列车,开展打击盗窃旅客财物违法犯罪活动。

每天清晨天不亮,他们两人就来到火车站转悠,哪里人流多,就往哪里钻,候车室、检票口、出站口、车门口……这些人流最密集的地方,到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饿了啃口面包,渴了喝口水,不管再困再累,他们连眼睛都不敢眨,脑袋里时刻绷紧弦,四处搜寻着可疑目标。

“干的时间长了,老手我们都认识,当然,他们也认识我们,现在小偷是越来越难抓了”叶礼加说,“老扒手看到我们出现,马上就会停止盗窃行为,此时我们要做的就是先一步发现他们,找好隐藏位置,等他们出手时人赃并获。”

正值春运高峰,各大车站增加多趟临客。由于临客多在半夜11点半到次日凌晨5点之间发车,乘客很多,大多数人精神困乏警惕性降低,扒手喜欢选择在凌晨时分对乘坐临客的旅客下手。

“我的生物钟全被打乱了,有时醒来都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叶礼加自嘲道。

2月4日凌晨1点闹铃准时响起,睡了几个小时的小叶和王春来一股脑儿地从宾馆床上爬起来做好出门前的准备。

“经常变化造型非常重要,有时把自己装扮成学生,有时又把自己装扮成公司白领,要让别人认不出来你最好,每次出来反扒我都要带好几套衣服,带上不同款式的眼镜、背包和假发套,为的就是更好地伪装自己,让贼认不出来。”据悉,光眼镜他就有50多副。叶礼加洗了把冷水脸,带上黑框眼镜,换了身衣服,拖着行李箱和王春来一前一后来到南京火车站,挤上了开往上海方向的临时列车。

春运期间,临时列车上挤满了人,连过道里都塞满了行李。叶礼加和王春来蜷缩在硬座车厢的车门口,混在人群中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四周的一切。此时,一个黑色的身影进入叶礼加的视线。

“背着单肩包的‘瘦高个’就是扒子。”叶礼加悄悄说,“你看他的眼睛,注意力全在别人的包上。这样的人嫌疑很大。”叶礼加随即又说,“换个位置,他现在也在观察四周。”

可能由于车上人太多,“瘦高个”几次欲下手都没有得手,反扒队员们一路跟着他下车到了上海火车站。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流逝,“瘦高个”又到候车室慢悠悠地转了几圈。很快,“瘦高个”发现了目标,坐到一名正在候车室座位上打瞌睡的旅客身旁,四周张望后快速从其衣服口袋里摸出一部手机起身离开,被早以守候多时的反扒队员擒获。

“这次抓的周某就是个狡猾的老手,多次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过,想要抓到他难上加难,我们整整跟了他一天,才将正在行窃的老贼当场抓获。”叶礼加的嘴角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做完询问笔录、交人、羁押等一系列后续工作后,叶礼加和王春来已经整整连续工作了16个小时。在乘坐返回南京的高铁列车上,两人坐在车厢连接处睡着了。

“我们经常这样,已经习惯了,哪里都能咪一会儿,有时太累了站着都能睡着,这个手机就是前几天站着睡着时不小心掉在地上的牺牲品。”叶礼加掏出他的手机屏幕,上面有三道长长的裂纹。

“现在高铁列车盗窃案件发案率增高,我们将高铁列车盗窃案件作为反扒工作的重点。”叶礼加说。

资料图

春运期间,每天途径南京铁路公安处管内的高铁列车1000余趟,窃贼选择流动作案,频繁更换乘坐的高铁列车,在列车进站前的3至5分钟的“黄金时间段”作案,得手后迅速下车。一般高铁列车停车只有2分钟,时间短暂,待旅客发现财物被盗时列车已经驶离车站,窃贼早以逃之夭夭。

面对高铁列车盗窃案件呈现出的新情况,叶礼加分析总结出高铁盗窃案主要有掏芯、掉包、拎包三种类型,而掏芯案件在这三种作案手段中占比最高,基本上都是“老手”所为,从行李架上拿下失主的行李包,将里面的钱掏出来后再放回去,需要更高的技巧,但得手成功率较高。

“如果作案的时候被旅客当场发现,窃贼就会以拿错包的借口为自己开脱,一般旅客看到财物未丢失,大部分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选择不报案,助涨了窃贼的嚣张气焰。”叶礼加无奈地叹了口气。

“跟人”是反扒民警练就的硬功夫,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毅力,有时一跟就是一整天。对扒手来说,吃喝拉撒全不耽误,但民警不行。为了不把“目标”跟丢,叶礼加很少喝水,饿了就用饼干、面包之类的干粮充饥,眼睛时刻搜寻着窃贼的身影。用他的话来说,他天天都在坐火车或者走在赶火车的路上,把这一辈子的火车都坐够了。

“我现在每天都是‘暴走哥’,长年占据微信好友运动信息的冠军宝座,几乎都要走十万步以上。”叶礼加掏出手机自豪地说。当然,冠军的代价就是几乎每两个月就要换一双鞋。

2月10日上午,叶礼加和王春来上了开往上海虹桥开往徐州东站的G1204次列车,发现从常州北站上来一名背着旅行包的中年男子,在10号车厢坐下后一直在看周边的旅客,行迹十分可疑。当列车离到达南京南站还剩10分钟时,中年男子突然起身径直往前面车厢走,一边走一边左右看车厢内的旅客。当他走到13号车厢时停下了脚步,坐到一名靠窗边正趴在小桌板上睡觉的旅客旁边,环顾四周乘无人注意迅速拿起旅客放在小桌板上的手机,起身离开往车门方向走。叶礼加向王春来使了个眼色,两人分别从车厢的两头下车,双面夹击将刚下车的男子控制住,并从他的口袋里搜出了4部手机,涉案价值2万余元。

据男子当场交代,这是他一天乘坐不同的高铁列车收获的“战果”。

“今天抓的贼还没有太激烈地反抗,有时碰到不要命的贼,那个抓捕场面真叫惊心动魄啊!”叶礼加说,“有次他和队友在杭州火车站抓贼时,一下子涌上来三四个贼的同伙欲上前抢人,面对狂风暴雨般的拳头,他和队友硬是将贼死死压在身下,幸亏前来增援的民警赶到将这伙人全部制服。”

“哪个反扒民警身上没有伤,这都不事。”挽起袖子和裤管,叶礼加的胳膊和腿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疤,既有旧伤,也有新伤,这些伤疤全是在抓获犯罪嫌疑人时挂的彩。

“最开心的时刻就是抓住贼的那一刻,尽管抓过那么多贼了,但这种紧张、兴奋、成就感依然存在,我很享受这种感觉。”叶礼加疲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大年初三,贼要出动了,叶礼加和王春来又要出来行动了。“希望哪天真的可以实现天下无贼吧,这样我们也可以下岗喽。”叶礼加和王春来调侃着,道出了自己的“新年愿望”。

  • Tags:铁鹰 民警 人流 组图 媒体

    责任编辑:青漠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搞笑

    • 震惊

    • 难受

    • 有用

    • 无奈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