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新闻专题 治国理政进行时 正文

【新时代 我奋斗 我幸福】扬州美绣娘登《焦点访谈》,巧手开创美好新时代

字号: 2018-03-07 15:32 来源:扬州广电新媒体 我要评论(0)

3月6日的《焦点访谈》的主题是“启航新时代:扎实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节目中人大代表们畅谈了对政府工作报告的理解,其中就有对咱扬州宝应的美绣娘莫元花的采访。

今年政府报告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它的着力点就是要强调调动亿万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心,因为农民是乡村的主体,是乡村振兴的收益者。莫代表在接受采访时说,希望政府多出台这方面的政策,让人才留在农村,或者吸引一些致富能手到农村,帮助大家一起共同致富发展。乡村振兴,有人气了也就有希望了。

一位宝应绣娘为何能登上象征最高荣誉和崇高担当的全国“两会”?千针万线还得从头说起。

莫元花的家乡鲁垛,信息闭塞、交通不便。多少年来,乡亲们与荷藕为邻,以打鱼为生,日子过得就像一部黑白老电影。1989年,她的父亲莫学春从常州带回几团丝线,就是这几团普普通通的丝线,给贫瘠的里下河水乡带来了一抹亮色。

大家都知道,刺绣是一门女红手艺。她的父亲却是一位从原沈阳军区“钢铁英雄连”走出的退伍老兵,让一个手持钢枪的大男人去拿绣花针,简直是天方夜谭。但她的父亲却心无旁骛,不仅在常州乱针绣研究所学有所成,还创办了宝应县刺绣厂,成为鲁垛镇乱针绣产业的奠基人。父亲有一句口头禅:“水乡人穷怕了,哪怕绣花针戳出血,也要为乡亲们脱贫致富绣出一片新天地。” 父亲的绣花针和一席话,深深刺痛了哥哥和莫元花的心。1998年,哥哥莫元国毅然放弃了上海锦江饭店国家二级厨师的优厚待遇,回乡办起了鲁垛第一家乱针绣企业——国凤刺绣厂。

2000年,莫元花从连云港外事学校毕业后,放弃满意工作,回家乡当了一名飞针走线的绣花姑娘。

为练习劈丝,莫元花先把一根丝线分成两半,再分成4丝、8丝、16丝,一直分到128丝。为逼真表现花的色彩、山川气象和人物造型,她曾对着实景和镜子反复揣摩,每天工作15个小时,甚至连睡觉做梦都不停手,仿佛变成传说中的千手观音。2002年,她历时两年,用1800万针绣出了世界名画《蒙娜丽莎》。

近年来,莫元花创绣的多幅作品频频获奖并亮相国际舞台,绣品《归程》作为省政府赠送给香港回归大礼,《万里长城》赠送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奥运会水上场馆图》赠送国际奥委会终身荣誉主席萨马兰奇。她指导所绣的北京、上海、天津火车站三幅作品蝉联三届国家级展销金杯奖。2015年,《丝路》捧回国家级“百花杯”奖。

莫元花还积极带动更多农村妇女脱贫致富,在各级妇联组织的关心支持下,她先后与宝应县职教集团联合开办乱针绣职业技能中专班,多次邀请苏州、常州等地的刺绣大师来鲁垛传授技艺,并担任鲁垛镇“锦绣丝路”刺绣行业妇联执委,把自己总结研发的“16系环节操作法”悉心传授给家乡的姐妹们。

如今,鲁垛镇已建立占地50亩的乱针绣文化产业园,20多家乱针绣企业和工作坊入驻园区,拥有省级刺绣大师、省名人、省高级工艺美术师15名。3000绣娘闻名全国,产品远销欧美、日本、俄罗斯、澳大利亚等20多个国家,销售产值达3亿元。宝应县因此被评为“中国乱针绣之乡”,鲁垛镇被评为“中国乱针绣文化产业园”。

父亲从常州带回的千根丝、万根线,不仅孕育出水乡妇女创业致富的五彩线、幸福线,也融入了莫元花的青春线和奋斗线。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和国凤刺绣厂的技术总监,莫元花认为,还有许多珍贵的乡土非遗文化仍需要保护和发扬,因为缺少年轻人的关注,有些技艺正在面临一些失传和活力缺乏的问题,需要政府和行业共同努力,为传统技艺营造良好的生长环境,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进来。

  • Tags:新时代 扬州 焦点访谈 巧手

    责任编辑:浦皓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