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新闻专题 治国理政进行时 正文

【暖新闻】寻找隐秘的山林美食,在无锡马山,有一种你也许没有听过的美味!

字号: 2018-04-12 10:00 来源:江南晚报 我要评论(0)

水网密布、拥有全市最长湖岸线的滨湖区,在大众眼中,是吃湖鲜的首选之地。然而春季太湖禁渔,想吃湖鲜仍需继续等待。记者在寻找滨湖当季美食时,着实犯了难。几番打探之下,才在最偏远的马山,找到了几种鲜为人知的食物。

马山原是一座孤岛,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无锡实施了蔚为壮观的围湖造田工程,才将其变成了半岛。马山拥有得天独厚的山水资源,而令人惊奇的是,尽管被太湖环绕,这里既不出渔民,也缺乏像样的湖鲜馆。山林资源就理所当然地被当地百姓充分发掘、利用,因此也就诞生了松花饼、咸汤圆、乌米饭等“靠山吃山”的美食。

马尾松春季的“馈赠”

清晨时分,大地还没完全苏醒,山林间的鸟雀“啾啾”地当起了“闹钟”,试图唤醒人们。马山古竹社区的陈燕红却已经拎着几个蛇皮袋,走在通往山顶的路上。每到清明时节,山林就会馈赠给当地人一种新鲜的食材——松花粉。眼下是马尾松开花的季节,树上会开出很多黄绿色的松花,马山人把松花球采摘下来,收集花粉。其实,收集松花粉的习俗在其他地方也有,但只有马山人将其作为食材。

长在山间的马尾松,原是马山的一种常见树木,几乎遍地都是。上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果树经济的推进,半山以下的地方几乎都改种成杨梅树,马尾松的地盘也相应缩小,如今,只在最高的山顶或者人迹罕至的山林才能看到。与马尾松一同减少的,是做松花饼的人家。“过去没什么东西吃,一到这个时候,很多人家都会做松花饼,现在很少了,只有家里人特别想吃时,才做几个解馋。”而像陈燕红这样批量生产的,就更少见了,究其原因是做法太为繁复。

五麻袋松花收集两斤花粉

松花粉的采摘期很短,只有一周时间。采摘太早,太嫩的松花只能晒出少量花粉,而晚几天又会因为松花太老导致花粉散失过多,依旧收集不了多少。一定要趁清明时候上山,提早或者推后都不行。陈燕红一边大口喘着气爬坡,一边寻找松树。马山的马尾松通常有两三米高,因此采摘时不需要用其他工具辅助。看到那种花未开足、样子像猪心的花穗,就整个摘下来,放到蛇皮袋中。花粉很轻,在采摘过程中,稍微一碰就飞起来,淡黄色的粉末轻飘飘地落到陈燕红的头上、脸上、手上,还时不时惹得她打喷嚏。

经过一个上午的忙碌,两个随身的蛇皮袋都装满了,满身花粉的她心满意足地回到家中,把松花球倒在圆形的竹匾里,让它们来晒两天充足的“日光浴”。经过阳光的充分浸染,只要轻轻一捏,花粉就会全部脱落下来,再用非常细密的纱筛过滤掉杂质。“这个筛子非常特别,不是普通的筛子,全村只有一只,每次用的时候都要去借的。”陈燕红说。接连两天,她足足采了五麻袋的松花,最终收集到两斤左右的松花粉,就等着制作松花饼了。

趁热给面团做个SPA

在陈燕红家里,记者尝到了她已经做好的松花饼。小小的一只,白色的饼身外覆盖着一层淡黄色的松花粉,拿在手上,就能闻到一股花粉特有的清香。咬一口,柔韧的感觉有点像台湾“麻薯”,里面包的是芝麻馅,甜丝丝的。一只饼吃完,人就变成花脸,嘴边都是花粉。

“是不是像青团那样,揉好面团包上馅儿,蒸熟了再裹上松花粉?”记者感觉这个饼的做法似乎不难,陈燕红却说,“没那么简单,收集好松花粉、炒芝麻馅等只能算准备工作,米粉团才是关键。”第一步要将粳米、糯米按照一定比例配比,磨成米粉,“不能全用糯米,做出来的饼会塌掉。”下一步和米粉的时候,需要用热水调,这样调出来的面团才够软糯。揉好的面团掐成一只只的小团子,放到蒸锅上蒸熟后,便进入关键程序:需要趁刚出锅,仍旧烫手的时候,将蒸好的小面团重新揉成一个浑然一体的大团子,再反复用手捶打10分钟。这是保证松花饼柔软又有嚼劲的秘诀所在。然后趁着面团又黏又热的时候,再把芝麻馅儿包进去做成饼状,到松花粉里滚一下即可。在这个过程中,陈燕红的双手始终给高温的面团做SPA,被烫得通红,却又不能停下来,因为面团凉了就失去了黏性。

观察

传统美食能否大批量生产?

马山传统的松花饼是芝麻馅儿,现在,陈艳红根据食客口味的变化,又新推出了“蛋黄肉松”陷儿。“我原本也不会做的”,陈燕红说,并不是家家户户都会这个手艺,她是从邻居那儿学来的。在采访的时候,一位邻居拎着一小袋松花粉过来,说留给她做饼。原来,这位邻居的儿子在外地,很想吃松花饼,打电话让母亲做几个寄过去,母亲原本已经收集好松花,却嫌麻烦不想做了,便把松花粉送给了陈燕红。“马山很多年轻人都很怀念这个味道”,陈燕红说许多住在市区的马山人会在微信上找她买几个尝尝。她从三年前开始尝试小批量制作,今年她找了份厂里的工作,但她不想扔掉这个手艺,就利用空余时间制作,一天可以做两百个。“会这个手艺的人越来越少,不像青白团那样,可以大批量生产。”她觉得有门手艺挺好,哪怕到80岁了也还能有个乐子。

除了松花饼外,咸汤圆也是马山的特色早点:一元硬币大小的实心汤圆下好以后,不放糖,而是将本土山上采来的小拇指大小的春笋,用咸菜炒了,一起加进去吃,当地人称为“咸汤圆”。古竹社区党总支副书记虞涛回忆,一次,食客住在当地一家农家乐时,发现老板一家在吃“咸汤圆”,因为好奇也要了一份,结果发现很好吃,还要求打包生的带回去。而农家乐的菜单里根本没有这一项。可见,当地老百姓并不懂宣传,以为寻常吃的东西并无特别之处。马山五星级农家乐禅林山庄的老板唐国新介绍,除了杨梅、柑橘等水果以外,马山人的多数食物都不批量贩售,而是自己家里想吃了就做着尝尝,松花饼是如此,乌米饭、咸汤圆也是如此,“这样也好也不好,会导致一些传统的东西逐渐被淡忘,但从生态保护方面来讲,这些靠山存在的食物如果真要大批量生产必须慎重。”

(晚报记者 王晶/文、摄)

  • Tags:新闻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广告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