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本地新闻 正文

树叶被啃光,地面满是虫子尸体,害虫出动如同“生化危机”

字号: 2018-05-11 09:56 我要评论(0)

 

 

一棵金叶槐的右侧部位叶子被虫子吃光了。近日拍摄的一棵金叶槐上的槐尺蠖。

 

 

暮春时节花繁树茂,然而食叶害虫的出动成了闹心事。近日,家住广石路小区的居民向本报反映,广石路两侧的槐树被虫子“占领”,短短几天,多棵绿化树树叶被啃光,树下路上满是青虫尸体。“虫灾”不仅危害绿化,还严重影响了附近居民的出行。

探 访

广石路又现“吊死鬼”,十多株金叶槐“秃顶”

来到居民反映的广石路,只见道路两侧种了很多金叶槐,长势茂密的树都超过了3米高。记者从广石路小区公交站台向东出发,一路上看到30多棵大树上挂着小虫,还残存很多槐尺蠖吐的丝网。这些“吊死鬼”吐着丝耷拉下来,悬在半空。虫子通体绿色,长两三厘米,外形与蚕相似。最严重的要属广石路公交站台段,十多棵树被虫子啃成了“秃头”,远望去像是已落叶。走近仔细观察,地面上更是随处可见虫子尸体。有的行人走到树下,光注意留心脚下别踩着虫子,却被吊在半空的虫子粘了一身。“我们知道树上有虫子,都不敢从树下走,看着都起鸡皮疙瘩。”广石路小区居民李广元说,上周虫害最严重时,简直就像一场“生化危机”,道路像是摆上了“盘丝阵”。地上成千上万树虫的尸体让人犯密集恐惧症,随着一辆辆电动车开过,道路不一会儿就“染”成了绿色。小区外围的居民连窗户都不敢开,担心虫子沿围墙爬进屋。

红星路树下“滴油”,行人车子都遭殃

昨天,记者沿着红星路人行道往红星桥方向走了近 500米,只要经过树下,就会感到有“毛毛雨”落下,用手摸摸脖子还黏糊糊的。停在路边的车子、共享单车更是遭殃,沾了斑斑点点“油渍”。“自从出现道路‘滴油’情况,路面清扫起来很麻烦,这东西黏性很强,不加水冲洗根本不可能打扫干净”,负责清扫该道路的丁师傅说。此外,在太湖大道、凤翔路、隐秀路、贡湖大道、健康路都出现了行道树“滴油”现象。

无锡人对每年四五月份行道树“滴油”的现象已见怪不怪,但不少市民仍有疑问:这种情况每年都有,去年看到绿化工人打药,起了一点效果,今年又开始了。这些虫子难道每年都来一次吗?那这样还要这些树干啥?

思 考

可否更换行道树树种?

针对金叶槐尺蠖、栾树滋生蚜虫的现象,也有市民提出,能否更换树种?市绿化管理中心工程师李杰表示,这个方法不现实。事实上,蚜虫、槐尺蠖是一种普遍危害性虫害,蚜虫除了寄生于栾树,红叶石楠、夹竹桃、木槿等行道树发芽都会产生虫害。因为栾树在锡城街头的亮相率高,其中市管绿地的2万株行道树中,栾树就占到了10%,所以蚜虫的密度往往比其他树种高。“能够成为行道树并保留至今,一定是经过综合的考量,不能光盯住一个缺点就否定树的价值。”徐勤明说,就像栾树,它是无锡的乡土树种,不仅适应无锡的气候,存活率高,天生还有一副好皮囊:夏天开黄花、秋天结红果。金叶槐是一种良好的绿化树种,叶片在整个生长季均为金黄色,远看似满树金花,具有很高的观赏价值,因此常被用来作为庭荫树和行道树。对于城市绿化来说,行道树的选择应体现生物多样性,而不是单选哪个种属的树。每一种树都有自己的优势,如果换成了单一的树种反而会造成更大的后患。因此,市民提出的更换已种植的栾树、金叶槐不现实。不过,考虑到病虫害这个“硬伤”,今后绿化部门也会在新的行道树中控制栾树、槐树的种植比例,除了零星点缀外基本没有大规模种植。

对 策

根部施药、成虫捕捉、升级设备有望破解“虫围”

既然“虫灾”无法彻底消灭,那么如何将病虫害控制在合理水平?徐勤明透露,目前园林部门绿化专家正在探讨几个新办法。一种是采取根施农药法。冬天时对树木的根部外围进行开挖,把药水从树根灌进,再输送到树枝树叶。这种农药对植物本身无害,到了来年春天,只要害虫出来吃叶子就被“毒死”。“还有一种办法是捕捉成虫,这种方法在森林防虫中用得较多。”徐勤明说,槐尺蠖每年爆发的时间虽只有一个多月,但来得迅猛,危害严重。如果不将它在化蛹前治死,来年又会循环危害树木,可以从成虫下手。槐尺蠖喜欢光线,哪里亮堂往哪去,那就“投其所好”,利用它们的趋光性捕捉成虫。例如在灯光附近霾伏水、农药、电网等“武器”,等到成虫被灯光吸引而来,就能将成虫一网打尽。此外,绿化部门还在考虑升级植保设备。现在的养护单位的喷药设备功率较小,今后可能会升级为大型设备,大大提高灭虫效率。(晚报记者蔡佳/文 还月亮/摄)

 

疑 问

扰民虫子是何物?

市绿环管理中心主任徐勤明介绍,居民口中的“吊死鬼”,学名槐尺蠖,“滴油”则是树上的蚜虫惹的祸。槐尺蠖对槐树危害最大,一年中繁殖好几代,每年5月出第一代幼虫,也是它们的泛滥期,槐尺蠖成熟后就会吐丝下垂,之后会钻入泥土中化成蛹过冬。如不及时消灭幼虫,幼虫化蛹过冬后,来年就变为成虫蛾继续繁殖。蚜虫主要寄生在栾树,每年有两代,第一次出现在4月中旬,这时适逢栾树发芽;5月为第二次盛发期,是栾树长叶期间。因为蚜虫以吃嫩叶、嫩梢,吸吮汁液“谋生”,每到这个时节,它们聚集在栾树的嫩枝和幼叶上啃食,“吃饱喝足”的蚜虫会产生大量分泌物。“槐尺蠖和蚜虫是当季锡城最主要的两种害虫。不过,它们对树木没有生命危险,但影响行道树的景观。”

今年虫子为何这么疯狂?

“吊死鬼”侵袭、蚜虫“滴油”的现象锡城每年都会出现,只是影响程度不同。徐勤明说,市民感觉虫害大爆发也跟自己所处的地区有关。广石路是锡城规模最大的金叶槐道路,两侧种植了200余株,往往成为锡城槐尺蠖的“重灾区”。红星路上的栾树有几百棵,只要蚜虫出动,这里基本难以幸免。

当然,气候虫害大年的首要原因还是气候,一般气候温暖、雨水较少的年份,有利于虫子的繁殖。根据绿化部门的监测,今年入春时间较早,整体气温暖和,食叶害虫比往年提早了近一个月爆发。在20-25℃的“黄金气温”下,金叶槐、栾树的嫩叶期延长。一旦食物丰富,这些虫子的繁殖能力惊人。以蚜虫为例,雌性蚜虫一生下来就能生育,无需雄性就能怀孕,一只蚜虫一天就能繁殖上千只。槐尺蠖的卵散落在叶片上,幼虫孵化后,立即开始取食,幼虫能吐丝下垂,随风扩散,或借助胸足和腹足作弓形运动。一棵十余米高的树上能爬满数百只幼虫,三天就可以将整棵树的树叶吃光。

为何年年打药年年爆发?

徐勤明表示,在园林系统中,园林植物、天敌、病虫害等微生物都有一定的地位及特定的关系,在环境因素下,各种生物种群数量变化维持在一定范围内,达到“和谐”状态,从而维持生态平衡。处于园林生态系统中,病虫害也是一分子,有其存在的生态位,彻底消灭病虫害不可能做到,也不符合生态的要求。因此,综合防治就是在由生物群落及其环境构成的生态系统中,以园林植物为中心,对各因子进行研究,创造一个有利于植物生长,不利于病虫害发生、发展的环境条件,将虫害控制在经济、观赏允许的水平之下,而不是消灭。

目前,无锡对槐尺蠖、蚜虫的主要治理办法是喷洒除虫药。早在4月初,绿化工人就开始对行道树喷农药。由于虫子基数大,加上前段时间锡城雨水较多,喷完农药后遇上下雨农药就会失效,以至于灭虫速度赶不上繁殖速度。另一方面,虫害的影响是大范围的,即使这个区域的虫害控制得很好,其他区域一旦出现虫害也会传染过来。

  • Tags:树叶 地面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