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本地新闻 正文

看了照片就想住进去,马山新晋一波高颜值民宿

字号: 2018-05-24 09:18 我要评论(0)

 

 

青螺居、半亩方塘、梵舍客栈、云居西村、平安客栈、山居壹聚……去年年底以来,马山陆续开出一批精品民宿,虽然分布在各社区,但拥有共同的特点,即装修上追求不同风格、服务上满足个性化需求,与以往那些充满“土味”、仅仅由民房稍作修改而成的民宿相比,让人耳目一新。不少民宿老板坦言,这阵“精品风”是随着拈花湾客栈的火爆而兴起的,拈花湾的溢出效应给了他们很大的市场份额,但也有人意识到,依靠景区存活不是长久之计。

动辄数百上千万元的投入马山这类民宿真好看

和平村的平安客栈就在村委旁边。一幢三层独栋小楼,门前用竹篱笆围了个小院子,院里造了景,是个迷你园林,以假山、水池、绿植、吊椅做点缀,外观上就与一旁的民房明显不同。进到室内迎客厅,各功能区一目了然,客人来了既能在茶席喝茶,又能在书吧读书,还可以在吧台对面休息看电视。再往里走,就是厨房和综合休闲区,厨房里燃气灶和土灶台并存,在综合休闲区可以练练书法、玩玩棋牌、听听音乐、喝喝咖啡。总共8间客房,家庭房、大床房、标间都有,位于二楼和三楼,房内的硬件堪比五星级酒店,使用了新风系统、国际名牌卫浴等,显得特别豪华。客栈老板杭克平是当地人,之前是机械厂老板,今年把厂子交给儿子,自己跟夫人一起将老房子重新装修,开起了民宿,上月初正式开业。“总投入一百万元出头”,杭克平介绍。

比平安客栈投入更多的,是嶂青社区的山居壹聚,老板夫妇从上海过来,租了社区四十多亩地,将一个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旧茶厂翻建成民宿,整体投资已超过千万元,也是上月初开始营业。它在一个山坳坳里,远离民居,四周是青山和茶园,环境清幽得很。老板毕建林说,当初在选址时,就想着一定得满足两个条件:一是不能跟村民在一起,二是不租村民的房子。“我对民宿的概念是,大城市的人来农村度假,环境一定要好、要安静,如果放在村里,村民起得早,会影响客人休息,同时普通的民房也无法满足我设计的需求。”目前,四十亩地中,用于住宿的只有一部分,大约1800平方米,总共11间客房,并且全是套房。毕建林表示,为让客人住得舒适,他宁愿少一点房间。客房里面拥有地暖和空调双系统,床上用品是特意订制的。

拈花湾客栈的火爆带来商机精品民宿突然崛起

早在2015年,马山古竹社区开始兴起第一批民宿,居民把自家楼房重新装修,开辟出客房,但在风格和品质上参差不齐,更偏向于农家乐,没有很强烈的风格,装修也较简朴。目前,马山共有200多家民宿,其中中高端的只有十几家,一般住宿价格在每天500元左右,贵的甚至超过千元,且大部分集中在和平社区。“精品民宿的兴起,与拈花湾客栈的火爆密不可分。”和平社区工作人员钮晓彬表示,该社区在区位上最靠近拈花湾。而近两年,拈花湾客栈越做越高端,每逢周末和节假日必定爆满,也让周围的村民以及外来投资者看到了商机,因此纷纷学习拈花湾客栈,享受景区带来的溢出效应。“村民的想法是,我的装修跟拈花湾差不多甚至更好,价格却便宜,必定能吸引很多游客住过来。”和平社区民宿里离拈花湾最近的,就是青螺居客栈,去年年底开业,离拈花湾的徒步距离只有1.2公里,也因为这个优势,它的入住率极高,仅上月,营业额就达10万元。

拈花湾客栈给村民带来的,还有管理模式上的创新,“老板娘”文化也成为竞相模仿的对象,给游客以个性化的贴心服务,用真心换真心的方式,让游客走了以后还想来。“民宿最后还是拼的服务,看老板是否有魅力。”杭克平说,他最喜欢做的就是跟客人聊天,了解他们的需求。为让游客心生好奇,他在民宿布置上费了不少脑筋,楼梯旁的墙上,挂满了老照片,都是他小时候玩过或经历过的事,客房名也是以当地的老地名来命名,什么古银杏、罗汉肚、门前山等等,“客人看见了就会好奇,就来问我,那我们的聊天就开始了”。他觉得,虽然装修是固定的,但是服务是可变的,每个客人都会有自己的需求,而他要做的就是尽力满足。“客人有的休息得早,有的回来得晚,回来晚的,走在楼梯上‘咚咚咚’的,影响早睡的人,就有客人提意见,能不能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杭克平说,他不可能去阻止晚睡的人,最后思来想去,在楼梯上加了地垫,这样踩上去就基本没声音了。

如果离开了景区民宿如何独立发展?

“目前,我们村的民宿还都是依赖景区生存”,和平社区书记徐杰表示,“但未来,我们依然希望能独立发展”。他的自信来源于整个村落的规划,和平村已是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江苏省四星级乡村旅游示范点、无锡市美丽乡村,顶着这些头衔,乡村的整体环境是周边社区比不了的。“我们不是单打一招,而是全村一盘棋,未来民宿、采摘园、亲子乐园、历史景点等,都是互相支持的,整体构成了乡村旅游的全要素。”徐杰说,他的目标是,游客冲着这个村子来,村子名气大了,村里的民宿自然也不愁没有客人。“我们在各自建民宿时,也互相沟通讨论过,尽量大家不要雷同”,杭克平说,这样游客来了以后,能加深对整个村子的印象,“这个村子就是中高端民宿集聚区,除了住,还有的吃有的玩”。

但同时,杭克平也非常羡慕毕建林的山居壹聚,因为它的自然环境是其他民宿比不上的,“有点浙江那边民宿的感觉了,远离尘世,而大部分民宿还是受周边环境的制约,没达到窗外就是景的效果”。毕建林走的是另一种模式,他在初期就是按度假的理念设计的,“就是客人来我这里,可以两三天不出门,就在里面吃吃饭、发发呆、喝喝茶、爬爬山,是一种没有目的性的度假,而不是非要去什么景点”。所以,他才租了四十亩地。对于后面茶园的开发,他的设想是做成田园体验类,但具体怎么操作还在规划中。在记者采访时,有两位上海的女性游客已在山居壹聚住了两天了,并且两天完全待在客栈里,没出门,她们觉得这里就是很赞,不需要去景区凑热闹。

与和平村的想法一样,毕建林也认为民宿的发展不能完全依赖景区,“马山是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但是现在依然是有旅游没度假”。他觉得制约因素较多。马山现在低、中、高档民宿共存,这种生态是比较好的,因为单一的品种是很脆弱的,但马山民宿的配套产业不够。“就拿洗床单、被套来说,市里面好的洗涤企业太远,送取麻烦,马山本土虽然有,但水平不高,洗得不够干净。”还有劳动力方面,周边的老阿姨以前是厂里或务农的,做服务业专业能力不够,年轻人又不愿做。此外,他认为政府在政策方面也需要有所行动。而有人士表示,因为涉及消防、安全方面的许多问题,政府对于民宿的态度并不明朗,目前都由市场在调控。

(晚报记者 王晶/文、摄)

  • Tags:马山 一波 民宿 照片 高颜值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