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本地新闻 正文

“老无锡”华钰麟昨天辞世:再也听不到他给我们讲无锡掌故了

字号: 2018-07-30 10:52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老无锡’华钰麟下午2:09在二院‘过辈’了,活到90岁(虚龄),也算是高寿了。”昨天下午,华钰麟去世的消息从朋友圈传出,哀悼者络绎不绝。

“‘老无锡’华钰麟下午2:09在二院‘过辈’了,活到90岁(虚龄),也算是高寿了。”昨天下午,华钰麟去世的消息从朋友圈传出,哀悼者络绎不绝。华钰麟生前堪称老无锡“百事通”,他曾出版过一本《无锡旧事》,成为人们了解无锡民风民俗的重要参考。有人说,华钰麟一走,能够为我们讲述无锡掌故的“老无锡”又少了一位,着实令人惋惜。

不顾身体虚弱坚持还原历史

华钰麟生前是本报的忠实读者和报料人,他爱看江南晚报,因为这份无锡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都市报,每天都在记录鲜活的无锡城事。华钰麟是“老无锡”,他关心无锡城里发生的事,他喜欢跟晚报的记者聊天。通过记者们的笔,华钰麟一次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他肚子里总有说不完的无锡掌故。记者最后一次见到华老是今年5月29日,在中山路上的一家中医馆。华钰麟看了5月23日本报A4版《年久失修的忍草庵将重生》的报道后很激动,便联系记者,称要详细告知忍草庵过去的事情。

那天天气挺热,人们早已是短袖打扮,可华老却穿着长袖衣裤,还是里外两层。当时,他每说一句话喘气都要喘好久,他的身体已然很虚弱了。可他坚持讲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他记忆中的忍草庵,为忍草庵的修复提供了诸多细节上的参考材料。采访结束时,记者握住华钰麟的手,他的手是冰冷的,可他却一直说“没事没事”。他的身体虽然没了火力,但他热爱家乡的心始终是火热的。华钰麟多么希望看到忍草庵重新开放,可惜,他再也不能前去惠山那处待开发的“世外桃源”追忆童年了。

事实上,华钰麟对无锡历史文化的关心,对无锡新闻事件的敏感也源于他曾是记者出身。华钰麟1929年生于无锡,其外祖父曾从事“吹打”行业,他小时候就从母亲和兄长口中听到不少清末民初的无锡掌故轶闻。华钰麟十一二岁时开始接触古典诗词,通读了大量古籍和笔记体小说。1945年,华钰麟考入无锡国专。1947年进入新闻界,在《导报》工作,笔名阿方。1950年至1954年在《晓报》 当记者,对当年无锡的经济、社会、文体等各方面多有接触。更因为他的记忆力很好,无锡掌故信手拈来,成为了无锡人爱戴的“老无锡”。

曾是民俗学研究的当红人物

华钰麟的父亲经营红木小件生意,社会联系广泛。他父亲又很喜欢寻幽探胜,对古寺老庙、遗迹名胜,尤其是对惠山的历史如数家珍。华钰麟自幼跟随父亲在无锡四处游玩,几乎吃遍了无锡的馆子、食摊,因此,他留下诸多这方面的文字。1949年,华钰麟曾出版《无锡轶事》一书,他多以亲历、亲闻者的身份娓娓道来,文字生动而详实,字里行间透出旧时无锡的烟火气息,为民风民俗乃至国家大事留下不少注解。2009年,华钰麟出版了《无锡旧事》和《无锡民俗》(与章振华合著)二书,82岁起又在电视台主讲“老无锡讲故事”。

2012年5月27日,江南晚报系列公益活动之“魅力无锡”本土文化进校园(社区),邀请华钰麟“细说南长街”。这位用无锡方言讲述无锡往事的老人,人们钦佩不已。讲座结束后,百余名听众成为了“华粉”,大家争相上台求赠他的《无锡旧事》一书。“老无锡人的月饼情结”“八月半,走三桥”“无锡老影院春秋”“探讨‘锡帮菜’”“皇亭小吃忆旧”“老无锡的舞场故事”“游惠山的‘酥糯香甜’”“回忆阿炳二三事”……华钰麟留下的文章,内容大多为清末民初到共和国诞生期间,填补了新旧交替之际无锡市井风貌、社会史料之缺。

著名编剧钱惠荣曾跟华钰麟在《晓报》共事,他评价华钰麟是民俗学研究工作中的当红人物,对无锡的老街老巷、老店老桥、乡风民俗、掌故轶事知之甚广,是名副其实的“老无锡”。这些年,华钰麟在无锡地方报刊上发表了不少文章,是吴文化专题讲座上的长期主讲人,以至于百年老店“聚丰园”为申报老字号也找到他。华钰麟在谈论掌故旧闻时并非人云亦云,往往是道他人之所未道,这就是他的独到之处。在钱惠荣看来,掌故轶事应是民俗文学、民间文学,也是地方历史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华钰麟为我们留住了一段无锡历史,而这座城市也会把他记住。 

(晚报记者 乐章)

  • Tags:掌故 无锡

    责任编辑:觅雪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