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数字报
首页 新闻频道 本地新闻 正文

一群爱心人士坚持十年办夏令营 山区贫困学生就从这里走向远方

字号: 2018-08-11 09:22 我要评论(0)

 

 

9日,来自陕西、甘肃两省五县的山区孩子从无锡出发,前往江阴的远望号参观。这已是无锡蠡湖夏阳爱心助学会第十年举办夏令营,约有400名山里孩子参加过这个夏令营。发起者徐启原说,一些贫困山区孩子从连红绿灯都不知为何物,到见识了大城市的繁华与温情,促使他们努力奋斗改变命运。

多年高调办夏令营 让山区孩子有奋斗动力

“我是在大山里长大的,来无锡看到灵山大佛特别震撼!”在陕西略阳县读高二的女孩黄艳昭说,她在无锡看到了不一样的山。这里还有许多河道和高楼,也是家乡所没有的风景线。她并不是第一次来无锡,去年寒假曾来无锡一家饭店做服务员,挣了3600元,为家庭减轻不少经济压力。

夏令营的团队里还有一位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孩小高,带着相机。小高在西安一所大学读传媒专业,今年大四,她戏称,这也是一次新闻实践,来发现故事和美好。小高2008年与无锡好心人结对,那时她才读小学。“我给结对的无锡伯伯写过好多‘家书’,从开始的不熟悉到后来打开心扉,电话和微信就成了主要沟通方式。”小高说,资助她的无锡伯伯是一位领导,她会把自己的生活学习情况、得过的奖、拍过的视频给伯伯看。而伯伯给了她许多生活和工作上的指导,资助她来过好多次无锡。

从2009年开始,无锡蠡湖夏阳爱心助学会每年都邀请约40名山里孩子来无锡过夏令营,以16岁以上的孩子为主,优先考虑初三、高三毕业班的孩子,每次两周。以这次的行程为例,他们去了鼋头渚,参观了武警部队和交警部门,在三院进行了体检,玩过了摩天轮,还要去泰州和上海各玩两天。今年还为他们举办了一场隆重的晚会,吃住都很好。“每次夏令营足足有60家单位提供各种赞助和礼品,很多今年排不上了,要等明年了”,徐启原说,赞助单位争着请孩子们去,他对此很自豪。

很多孩子是第一次来到大城市,有的甚至连红绿灯都没见过,一下子见到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会不会迷茫?如此高调举办夏令营,许多人觉得不解。徐启原这样解释,就是要让孩子们见识一下远方的生活,让他们有奋斗的动力,读书对山里孩子来说,是改变命运的重要途径。

徐启原说,参加过助学会和夏令营的孩子中,已有五六十个人走上工作岗位。他们来到浙江、江苏、上海这些发达地区工作。有一个孩子在无锡创业,年收入20多万元,完全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见识过远方的孩子也开始懂得感恩,这些参加了工作的孩子几乎都加入资助队伍,同样去帮助山里的孩子。

在陕甘一带,女孩子多不被重视。在这个夏令营里有一个女孩也即将大学毕业,当年父母说家里没有钱,不让她读。她向助学会求助后,让她申请了8000元助学贷款和4年12000元扶贫款,孩子几乎每年都来无锡打工,为自己赚学费,曙光就在眼前了。

 

 

从一个人到1700多人 爱心助学圈越来越大

徐启原今年72岁,是夏家边社区的居民,他坦言自己从小没有经历过贫困,家境富裕。从20岁开始,他就全国各地跑,去过67个国家和地区,走遍中国各地的名山大川,“就是挖空心思到处找地方玩”。2004年,徐启原去陕甘寻访李白创作《蜀道难》的地方,无意间走到了汉中略阳一带,看到那里的人冬天赤着脚,生活异常贫困,大吃一惊。回头和夏家边的一群朋友说起,大家都想一起去看看,这就是助学会的缘起。

“我家是慈善之家,母亲曾资助了很多孩子”,徐启原说,母亲常对他说,朋友叫你三更到,不要等到五更,能帮就要帮一把。很多事无非就是出点力,多多嘴,跑跑腿。他去了略阳一带几十趟,每年都会有几趟。“几十座山、几十个学校,许多山沟沟都去过”,徐启原说,当地人因山高路远,山这头的人不会到山那边去,走过的地方很少。

“不去山里,怎么能感受那些期待的眼光啊”,徐启原说,亲自走走,才会感动。他有一次去一所学校给孩子们送文具用品,其中有个女孩接过书包一直在流眼泪。老师说,山里孩子多见树木少见人,家里穷,缺少关爱,她这是感动的流泪。他觉得里面有故事,跟着孩子翻过几座山到她家里,才发现孩子的父亲工伤去世了,靠一个年迈的爷爷养活。爷爷曾是一个老兵,但年纪大了,也无法种地,家境非常贫困。“老人家让孙女跪在我面前,说只有这个爷爷能帮你”,徐启原说,他没法拒绝,为孩子找到了资助人。

启东商会的季兴正是在跟随徐启原的走访中下决心加入助学会的。5年前,季兴跟着徐启原去了山区。季兴说“一般要走3个半小时山路才到山里人家”,每次走访都要7到10天,一户户家庭走,每天爬一座山,他说当时骨头就像散架一样。这一段段山路,让他感受到了山里孩子求学的艰辛,当年他就资助了9个孩子。这几年每年春季或秋季,他都会尽可能抽空去山里走访。去年因为雨天路滑,两个志愿者差点从山路上摔下去。但团队里每个人都觉得这件事有意义,坚持了下来。季兴现在已资助了62个孩子,一年花在助学上的费用不少于3万余元。今年略阳县的高考状元就是他资助的孩子,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现在他们资助的孩子已达到3700多人,爱心人士则达到了1700人。除了无锡的以外,还有南京、佛山、义乌、北京、宁波等城市的爱心人士,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也常有爱心人士参与。徐启原说,好多人他都从没见过,只知道对方居住在某地。资助者从省市级领导到普通人都有,甚至有一位爱心人士自己还靠低保生活。他说自己身体好,子女条件还行,拿得出几百元。

不给或少量给现金 培养孩子们的生存能力

来自略阳荣诚中学的金鑫是这次夏令营的带队老师之一。他说,助学会选择的都是当地家庭条件贫困的孤儿、单亲家庭或父母生重病的孩子。按照助学会的规定,每个孩子的资助金额是每年600元,当然也有资助者会给700、800甚至1200元的。对于一些处于义务制教育阶段的孩子来说,上学不需要学费,这些钱孩子会拿回去买点文具或补贴家用。金鑫说,山里大部分人都是因交通不便导致贫困。一些家庭住在山顶上,靠种植玉米、麦子为主,自己吃都不够。有的父亲在县城打零工,做些运沙子之类的建筑活,家庭年纯收入只有2000元左右。

对于这样的收入,富裕地区的人往往无法想象。有的资助者会心生同情,多给一些钱。但徐启原一般不主张这样做。这次在夏令营他就告诫一些资助者额外给的红包不能超过600元。“人生最终都要靠自己努力,资助者只是为孩子点燃一根希望的火柴,不能缺钱就给钱,否则孩子会没有生存能力的。”在夏令营里,有一部分孩子参加了助学会的“候鸟行动“,假期来无锡打工,夏令营所需的费用就要自己出。这一次共有14个孩子是靠自己打工挣来的钱支付来回车票等费用。

徐启原说,有这么多人愿意加入助学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很透明,每一分资助者的钱都会交到孩子的手里。他要求所有资助者需要转交资金时都必须通过转账的方式,这样对账时就有据可查。

对于助学会来说,所有的活动经费都是几个主要人员掏腰包的,有人出5万,也有人出2万或1万,总盘子不超过10万元,每年都全部用在助学上。做助学,细节很烦,让人信服才是做大的基础。现在,他们还在尝试造血式帮扶,除了让孩子出来打工,也帮对方的父母寻找一些工作机会或销售当地的农副产品。今年春节时,他们请无锡企业购买当地产的野生木耳、核桃等当成员工福利,购买了12万元,令山里人家格外开心。

(晚报记者 黄孝萍)(图片由蠡湖夏阳爱心助学会提供)

链 接

讲最美家乡事,评最美家乡人。今年6月,本报联合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发起2018“最美家乡人”评选活动,面向无锡征集您身边的温暖和感动。只要具备勇敢、正气、担当、热心、自强、诚信、慈孝、友爱、情义、敬业、仁爱、善良、文明、友善、大爱等美德和品质,只要是能温暖到您的凡人善举,都有机会获评无锡“最美家乡人”称号及正能量奖金2000元。随后本报还将从中挑选突出案例,参与全国评选,获得全国十大“最美家乡人”称号者,累计可获得正能量奖金10000元。参评“最美家乡人”活动,您可以自荐也可以推荐他人,本报征集报名热线为88300000,也可通过新浪微博、微信搜索“江南晚报”推荐和留言。

  • Tags:一群 夏令营 山区 爱心 人士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